阿寛:當姣婆遇上脂粉客


姣婆與脂粉客理論上是在男女關係上有相同的價值觀,但他們肯定不是最匹配的。
姣婆是花癡心態,希望所有男人都為她傾倒,脂粉客把自己當做情聖,最想可以與所有他可以接受的女人發生關係,所以當姣婆遇上脂粉客時,頂多只會爆發短暫的火花,但不會持久。
姣婆在脂粉客身上也不會得到很大的快感,因為他見到她必然會「嗒糖」,吸引他完全沒有難度,即使與他一起,也不過是他與女人的紀錄中多添一個名字,沒有什麼重要。
脂粉客也覺得姣婆對他而言缺乏挑戰性,與她發生關係易如反掌,甚至她可能自動送上門,瀟灑來去。對玩慣女人的男人來說,最過癮的不是玩隨處發姣的女人,而是那些三貞九烈的女人。令那些保守到胸罩幾乎要上鎖的女人也願意為他寬衣解帶,才最有成就感。
最吸引姣婆的不是多情男人,其實是那種看上去很專一的,他應該最初對她沒有半點好感,或者很討厭她的放蕩,只要令他最後愛得她要生要死,她便快樂到不得了。
當姣婆碰到脂粉客,情場上高手遇上高手,並不需要一決高下,多數是各自「搵食」,就等於騙子遇到騙子,不需互相欺騙一番,只是各有各去尋找目標,有需要時互相掩護。
萬一雙方遇到挫折,反而有機會走在一起,因為他們是同道中人,彼此都能了解對方,姣婆收起她的姣,脂粉客收斂了對女人的慾望,在整裝待發前可能有一段難得的真情浪漫。
見過有過氣姣婆嫁了脂粉客,她已無力再施展姣功,有可能的話,她根本不會選擇與脂粉客過下半生,可是她找不到更好的對象,他們都知道她的過去沒法接受,那些願意接受她的,都是大悶蛋,全無情趣可言。
過氣浪子雖然已是「浪叔」「浪伯」,始終是人老心不老,她只能用金睛火眼去守護着一頭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老狼。

阿寛當姣婆遇上脂粉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