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她覺得自己很賤


讓他離開她身體後,她仰望白得空虛的天花板,沒有任何語氣吐出:「你是否覺得我很賤?」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他側過來。「明明分開了,也知你有了另一個。」每次見面,是她主動,用盡所有藉口,要他出現,例如家裏飛來了一隻不知名的昆蟲,或窗外有可疑的人影,或忽然覺得好想死。她知道他仍然關心她。
「找個男人吧,不可能永遠這樣,我總有一天不會出現。」他說過多次。「我其實很討厭自己這樣,我平時好好的,只是覺得很多虛弱的時候才會找你。你以為我沒試過不找你嗎?」她會邊解釋邊流淚。
她確實找過其他男人,與他們有過關係,可以完全忘記他代替他的都做過了,沒用,情緒最低點時只有他在身邊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安慰。還有,現在與他親熱的感覺比分手前更好,他更熱切需要她,不再敷衍了事。也許正是這樣她才更需要他。
「為什麼當時要求分手?」他早有疑問。她的回憶已不肯定:「就是想分開,覺得不能再在一起。」他真的被她玩死。他哀求過她,等了她四個多月,她很決絕,他才會開始另一段情。
「她是個怎樣的女人?」再次見面時她就問。「與妳完全不一樣,情緒很穩定,相處時很舒服,沒半點壓力。」他說。
「跟她親熱時的感覺是怎樣的?」她連這個也問。「她只是想我開心。」他簡單地答。真的與她不同,她會要他服侍,要他讓她滿足,她只要她喜歡的。現在她在牀上的反應不同了,應該是他不再敷衍的原因吧。
「我可以繼續騷擾你嗎?」她問。他不願回答。她覺得他表面上會想她再找男人正正式式重新開始,但心底裏是喜歡被她騷擾,否則他不會來,更不會與她一次又一次上牀。
「你其實喜歡我這樣。」她說了。「喜歡妳怎樣?」他問。「喜歡我賤。」她下了結論。

阿寬她覺得自己很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