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形象危機


中國人有錢有辦法的,已經展開大逃亡。據統計:身家有人民幣一千萬以上的,其中有七成,已經辦好西方國家移民或正在辦理移民。

中國移民將西方大城市的地產推高:悉尼、羅省、多倫多、溫哥華無一例外。但中國人在買了房地產、領取得永久居留之後,往往又喜歡返回中國。因為他們覺得,還是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的春節晚會比洛杉磯時報、加拿大環球郵報、澳洲人報,或者CNN和BBC的新聞和紀錄片綜藝節目好看。

維珍航空發生中國女遊客指摘維珍機組人員維護「種族歧視」白人乘客的風波。但維珍發表聲明:當日白人男子患有柏金遜症,而該中國旅客並非當初聲稱的找耳機,而是要強行換座位。

乘飛機頻繁就會知道,機艙的白人遊客絕對不可以無故指罵一個中國人士「他媽的中國豬」,尤其當這班飛機正飛往上海。因此「維珍事件」爆發中國網民一面倒的謾罵,令老闆布蘭森十分不爽。在推特回郵警告:請你們給一點時間讓我們調查好,行不行?但中國網民已經連空姐和機組人員也辱罵個透。布蘭森警告:你們這些網絡語言,敢不敢當我的面光明正大地講?

此一質問是問到骨節眼上了。中國網民是一懦夫,面對面的時候,他們當然不敢。布蘭森是一名鬼佬,而且是很有性格的西方成功人士。「維珍事件」道理完全在航空公司這邊。中國恃人多勢眾,效果適得其反,此時在西方廣泛流傳,與那團在泰國酒店自助餐搶吃大蝦的中國旅行團的短片,一齊在網絡散開。可以預見:西方國家本來沒有種族歧視的,也因為中國人普遍的愚行,當特朗普上台更會加劇,「排華」已經開始。

西方如果有一天要排華,也是中國人自找的災難。買了那麼多房子又不去住。即使拖家帶小的去住,也不能融入西方民主自由和基督教的文化主流。最令人厭惡的是:在那邊安頓之後,思想仍然留在他們的故鄉,動不動就說中國人如何被歧視、中國如何偉大,或將來怎樣偉大。對待一個歧視你的國家,最好的抵抗方式,就是不要去移民,像中國網民發起杯葛「維珍」一樣。但全世界都知道:此時此景,沒有中國人蹤的地方山明水秀,反而更有價值。許多香港人聽說維珍遭受杯葛,馬上響應,說要訂機票幫襯維珍去倫敦。

中國移民全球,最早是加拿大和英國的地產置業廣告,出現在報紙,現在連泰國曼谷也有地產廣告,推銷「永久業權豪華公寓」。房地產位於市中心,迎合中國人一切貪圖購物飲食方便心理,標明五分鐘到達Sukhumvit。但是我只認得曼谷的Silom,這個廣告沒有說到Silom的豪華購物區地鐵幾多分鐘,未免美中不足。

但泰國人雖然善良,不是沒有底線。上一代的華僑在泰國壟斷金器買賣,泰國人可以容忍,酒店自助餐的大蝦浩劫,就是泰國冷靜在一旁拍攝下的片段上網,連英美也瘋傳。中國人的問題永遠是:將人家的善意、寬容、沉默當做愚蠢和好欺,得寸進尺,囂狂喧霸,漸漸也爆發南中國海的擴張危機。

身為香港人,無論當不當自己是中國人,在種族上是華人,與新加坡人相同。到外面旅行的機會多了,最緊要檢點言行修養,第一戒喧嘩,將聲浪降低三度,然後扣上安全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