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出不了蘇東坡


人工智能AI發展速度驚人,未來專業人士如律師、藥劑師、會計師,據說將會面臨失業。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七十年代,他剛進美國麻省理工才聽過AI此一概念,四十年後,AI終於全球發展,走進家庭。

但人工智能的發達,在生活層面涵蓋過速,會令人增加憂鬱症。譬如在護老院可以購入幾具機械人,取代幾個護士,用機械人做換尿片和幫老人家洗澡的工作,減少護士的厭惡性。

但老人家晚年接受看護,不只是行動不便帶來的照顧,還需要與院舍的護士和社工交談。老人院要有好多的「聆聽者」,社工充滿愛心也很有耐性,能與老人交談。

在這方面,能寫新詩的人工智能機械工具也已經面世。最近一個機械人結合了徐志摩和余光中等七十年來的新詩資料,融合多家風格,寫出了一首作詩。據說經糅合各家所長,生產的成品比大詩人本身更高超。

機械人寫新詩比寫舊詩難。大陸有人輸出一個「春天來了」的詞組,機械人即刻「創作」了兩首:

春雲慘澹搖江岸,

天地青冥浸一山。

來往故園如許亂,

了無飛鳥出城邊。

以上的「春雲慘澹搖江岸」一句,暴露了人工智能的思考缺陷。

春雲在天,江岸在地,天上的雲無論如何紛亂和慘淡,絕不會產生搖撼江岸的效果。風暴可以搖撼江岸,春雲不可以。因此蘇東坡說:「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比起這句春雲慘澹什麼的電腦詩正常得多。

「天地青冥浸一山」,也是很平庸的句子。「一山」不如「羣山」,因為既然天地青冥,場境博大,遠山絕不止一座。所謂「一抹青山」正是此意。

這首詩是大陸《解放日報》一名女記者與電腦玩出來的成品。可以想像,AI作詩會令大陸舉國瘋狂,陷入非常熱烈的討論,因為大陸不准討論政治與人文的話題。但這樣的人工智能,會取代作家嗎?或是取代教中國古典文學的教師?

但是這首詩只是AI詩詞的初階。目前中國的超級電腦運算速度每秒達三十四千萬億。漢字只有常用的五千。輸入幾個字有數以萬億計的運算排列,問題是電腦可不可以取代最終蘇東坡和李白的人腦,砌出一首修詞最精、也擁有感情的詩?

我認為不可能。因為蘇東坡的詩詞是在失意官場、下放黃州、嶺南、杭州等地方之後心情的寫照。杜甫和蘇東坡的作品,並非一堆字,以最精確的計算砌出來的最佳效果,而是經過心情和思想浸潤反省之後的產物。

也就是說,文字只是工具,人的思想和情感才是對文字的附加增值。將來人工智能可以為讀者採購魚、肉、蔬菜,也可以採購柴米油鹽,但無法將柴米油鹽和魚肉蔬菜交煮烹調,製成一碟佳餚。這一步功夫,要用人腦來做,所以Jamie Oliver不會被一個機械人取代。

倒是香港時時上電視的幾個所謂名廚,有的癡肥,有的大哨牙,中年中國男人形相不怎麼樣,高清熒幕,看見這幾位名廚煮餸先令人倒胃口,倒不介意有一天,如果這就是名菜,不如由光鮮晶亮的日本製機械人來代替,不為什麼,只為高清熒幕上那一點點令人看得順眼的視覺效果。

電腦出不了蘇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