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幕上的江漢


國語片資深前小生江漢逝世,香港的傳媒只知道最近這二十年均稱江漢為「無綫甘草演員」。

江漢初入道時,不但沒有無綫,連麗的電視也沒有開播。最初做童星,很快長大,由於外形俊俏,在他父親姜明、母親童毅的帶領之外,成為鳳凰公司當紅小生,與高遠並列,當日迷倒許多少女。

江漢是東北人,高遠是浙江人。鳳凰兩大小生分別擔演了不少喜劇和武俠片。兩家左派電影公司連同長城,在香港基本上以江漢、高遠、傅奇三名小生押陣,至於後來加入的江龍和方平等,已經是後期了。

江漢主演過很多喜劇,其中有一部叫做《天才夢》,演一個性格憨直的畫家。女主角王葆真暗戀這位英俊藝術家,問他:「世界上最甜蜜的東西是什麼?」江漢答:「糖精。」王葆真又問:「世界上最令人陶醉的東西是什麼?」江漢又傻傻的答:「酒精。」

當然,正確的答案是「愛情」。但編劇想刻劃江漢不通風情的人物性格,但這樣的人為何做得了畫家?在編劇的理性邏輯角度,如果角色是一名工程師或會計師或更有信服力。但那時觀眾要求低,進戲院只看俊男俏女(其實今日的觀眾也沒有分別)。江漢形象正派,派上了用場。

演武俠片也身手敏捷,雖然不懂功夫,也縱橫銀幕。有一齣古裝喜劇叫做《我來也》演妙手神偷。江漢的國語片年代,道德很乾淨,對白很正派,而男主角位位都是善良親切的大哥哥,彷彿這個世界沒有壞人。

人要到中年之後才擔演其他角色,發揮多層次的演技。電視時代的江漢,氣質很憂患,少了他年輕時整天樂呵呵一張笑險的快樂與無憂。相由心生,這一切恐怕也不只是電視台劇本分發的角色之簡單。

邵逸夫先生的無綫電視,接收了大量左派影業衰落之後轉業過來的演員:平凡、鮑方、江漢、江毅便是其中表表。男多於女,不知何故,其他女明星,不是息影就是嫁作他人婦。比較好笑的是,在文革時期,長城公司有一部電影叫《迷人漩渦》,其中的平凡扮演的鹹濕電影大亨,看見漂亮的女星叫她脫衣,實際收為情婦,含沙射影,後來被左派報紙讚頌為「對中國電影作出巨大貢獻」的邵逸夫爵士。其中江毅演一個跟班,戲中的女主角王葆真還被壞人強姦,後來跳海自盡。

此片當時推出在愛國左派教育界竟然引起自己人批判。左校有教師不滿戲中的女主角謝貞貞為何在被大亨強姦之後,消極的走上自殺之路,她們義憤填膺地認為,婦女應該效法反英抗暴,起來反抗,不應自殺。對比起今日的Me Too風潮,又不能否認,當日左派確實又得風氣之先。

江漢後來另有一齣喜劇,叫做《過路財神》,諷刺香港六十年代中期兩家銀行發生擠提的背景。這是香港國語片中第一齣以金融危機為寫實題材的警世喜劇,可惜今日似乎看不見拷貝。

江漢還演過香港版的革命樣板戲《沙家浜》。這是政治任務,江漢演新四軍的連長,全片在澳門氹仔拍攝,另接清水灣片場背景。只見氹仔天色微明,一隊新四軍出征,下一個鏡頭就接到油畫的佈景,當做常熟一帶的蘆葦蕩。這時的觀眾要求低,也不能說是民智未開,只是民智比較純樸。

江漢演很多粵語片,其中有一齣李兆熊編劇,叫做《英雄兒女》。彩色闊銀幕與性格巨星李清石磊合演。江漢那時是香港左派學校許多的女生的偶像。我認識一個女同學央求她爸爸帶她去清水灣見偶像。江漢向她解釋:在電影中飛簷走壁怎樣拍,原來是將鏡頭側過來,演員在地上攀爬,變成好像抗拒地心吸力。那位女生回來興高采烈告訴我拍戲的技巧,令我嚮往:你就好啦,可以見到大明星。

Gone are the days。那樣的歲月真是純情。今日我們不再有這樣的所謂情懷,也不一定是因為歲月催人,童真不再,而是人總會長大,世界在改變,終究開闊的視野,增進了見識。

銀幕上的江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