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懷舊潮和英倫風


聖誕新年期間,香港戲院掀起一股英國風:新製作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合家歡的《柏靈頓2》,還有舉世矚目的邱吉爾傳記片段《黑暗對峙》。

全球化風潮,英國實力低落,美國抬頭。但觀眾看慣3D的科幻大片,未免反璞歸真,英語電影此時可暫填補美國狂人總統特朗普掀起一股的反智真空。

英國電影不以製作特技取勝,以小品韻味和對白精警見長。英國最好的演員投奔荷李活、遇上美國製片人的資金,就會如虎添翼。差利卓別靈如果沒有荷李活,不會成為喜劇之神。大衛連再有才華,沒有美高梅,也拍不出氣魄千秋的《沙漠梟雄》。

荷李活時時用藍佈景配以特技虛擬,英國電影進入二十一世紀,也未能免俗。《柏靈頓2》雖然用了許多特技,昨日的小生曉格蘭特,今日中年滿面皺紋,在這齣暖心的童話喜劇中,演一個大反派,不但表情鬼馬,最後還表演了一段監獄歌舞,才藝多元,令人意外。

《東方快車謀殺案》以懷舊勝長:英國女偵探小說家阿嘉泰克利斯提的電影風,對上一次,已經近四十年了。上一部《東方快車》位位巨星,其中的英格烈褒曼、嘉芙蓮協賓,都一一作古。還有一位當時步入中年的大美女奧利花荷西,今日也失蹤了。換成風姿綽約的米雪菲花配尊尼狄普,雖然舉手投足氣質還差一線,總聊勝於無。

小時候香港對西片敏感的小孩,也分得出哪部是美國片,哪部是英國片。李察波頓主演的古裝電影一定是英國片,像《龍樓鳳血》(原名《安妮皇后的一千日》),講倫敦塔裏一段英國宮廷史。李察波頓演亨利八世,同樣略有增肥,角色神經質之中又有幾分暴躁,演活了五百年前這位傳奇的君王。可惜對白繁多,不懂歷史,無法進入戲境,所以利舞臺樂宮院線只上映三天,匆匆落畫。

當年此片上映時,樓座的觀眾幾乎全是殖民地英國官員、英軍仕官及其家眷。樓下的前中後座,本地華人小貓三四隻。樓上的人看祖家歷史津津有味,樓下的香港人則看得呵欠連連。

早年英國電影很多出色的演員,像查理士羅頓、羅蘭士奧利花。《亂世佳人》的奇勒基寶留一撇小鬍子,一看就知是美國人。另一位男大配角萊斯理侯活(Leslie Howard)氣質是英國人。侯活運氣不好,拍完了《亂世佳人》加入英國空軍,迎戰納粹,飛機在西班牙海岸上空被德軍擊落,從此結束銀幕和軍旅的傳奇生涯。

戰後的英國明星米高堅演警匪片出身,一口倫敦基層英語口音,當時香港的英文書院學生不懂得分辨,覺得米高堅說的英文很怪。到了英國讀書才知道,那口地道土話,在英國這個等級社會,輕易受到歧視,但米高堅堅決不改,最後揚威立萬,成為大明星。

還有吸血殭屍系列,由基斯杜化李主演,好拍檔彼得古城,也是英國的恐怖片。製作公司叫做咸馬(Hammer),專門拍殭屍電影。這個系列約二三十部,差一點就趕上黃飛鴻。

英國公司的殭屍片有一個特色:古堡的氣氛特別陰森。基斯杜化李和彼得古城的口音帶有貴族味。還有那時的占士美臣和大衛利雲,簡直是學英文的最佳銀幕老師。相比之下,荷李活的尊榮和威廉荷頓不免粗糙許多。

《沙漠梟雄》裏的彼得奧圖氣質更是不朽。英國電影一般背景知識比較深奧,因為有文化深層,並不止追求娛樂之簡單,要了解故事情節還要翻看兩本歷史書。「地球一體化」只會模糊文化國界,令全世界都在美國的大旗之下統一。英國的Fish and Chips,畢竟與美國的麥當勞不同,雖然本質一樣是快餐。

人人都一樣,如大陸的大城市,都是深圳的翻版,這個世界就愈來愈乏味了。

陶傑專欄懷舊潮和英倫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