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女性主義在清末


全球女性主義高漲,荷李活的Me Too,激起了一個美國電視女名嘴奧花溫費當眾發表講話,聲討性侵犯現象,據說口齒伶俐,口才傾倒現場觀眾,多人聽了紛紛流淚。

奧費聲稱會競選總統。當美國人見識過特朗普,自然也會覺得由一個肥胖黑人女主持來做,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從另一個角度:如果特朗普只是富豪出身,不懂政治,一個黑人電視女主持又懂不懂經濟和外交?

一百多年前,中國已經有一個女性主義的領袖,她的才華和權力比今日的德國女總理、英國女首相、台灣女總統加起來還要高。但由於中國歷史教科書的妖魔化,慈禧太后卻成為一名女暴君,備受後世咒罵。

 慈禧太后在咸豐皇帝死後反應敏銳,拉攏恭親王對抗八名顧命大臣,很聰明地弱勢上位。她扶植兒子同治皇帝,自己垂簾聽政,這一年才二十八歲。

但慈禧在宮廷的權力鬥爭中果斷冷酷,對於紫禁城外的世界大勢,卻反應遲鈍。慈禧有足夠的智慧和手段控制京華局勢,卻毫無足夠的熱情和眼光,在西朝叩應中國大門的時候,改變大清國。

慈禧其實不那麼壞:她信任漢人,支持洋務運動,甚至在百日維新之前,慈禧非常認真地考慮過,效法明治天皇,將中國推向君主立憲。但因為康有為是個小人,毫無政治智慧,一味為了私利,誘惑光緒皇帝,竟然想聯合袁世凱和榮祿,殺掉慈禧。

偏偏此一立場,天真的譚同又代康有為來傳達。結果證應了一句粵語:黑狗得食,白狗當災。康有為施施然登上英國人的戰艦外逃,譚書生留下來,卻甘心犧牲。

戊戌政變令慈禧很光火,將六君子判決死刑。慈禧並非情緒極端之人,在將光緒囚禁瀛台之後,她又悄悄地採納了維新的某些政策。舉辦同文館、開設京師學堂,翻譯名著,辦理外交,這一切都在慈禧最後幾年實現而且發展。慈禧的失敗,是不懂得教兒子。

同治是她獨生子,母愛氾濫,過分驕縱,令同治成為滿清皇帝中最沒有出色一個。天天泡茶館、逛妓院,最後患天花早死。

然後,慈禧又扶植外甥光緒,卻又矯枉過正,管束過嚴,教出一個懦弱的小孩。有同治在前,光緒在後,慈禧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家長,但同時深切迷戀權力。在那個時代的局限之中,慈禧還能寫一手不錯的書法,既聰明又愚昧,既大膽又保守,勤奮之餘又貪圖享受,這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女人。

慈禧生前沒有留下影片,除了大量黑白照。日後的電影和戲劇形象,演慈禧的女演員都只憑自己想像,單方揣摩。不是將慈禧演得猙眉怒目,像後母一樣,就是糊塗愚蠢。無綫電視劇《清宮殘夢》裏的黃蕙芬,當時演慈禧,張之珏演光緒,汪明荃演珍妃。黃蕙芬版的慈禧太后,外形略嫌肥胖,而且也過分兇恨。

根據宮女的回憶錄:慈禧其實和顏悅色,即使對待珍妃,也不是一面倒的討厭。但戲劇將人物面譜化,反而盧燕的慈禧比較有信服力,但這只是我單方面的感覺,真正的慈禧是何等樣人,沒有什麼人記得。

西方漢學家沒有一個以慈禧為研究對象,我覺得很奇怪。七十年代,有一個美國婆維克特,卻千里來到北京,專訪江青。不了解武則天、慈禧的歷史背景,又從何寫得活江青這個人物?她支持派留學生、興辦工廠、軍隊現代化,如果慈禧多活十年,比康有為的設想改革得更有效,只是她剛好死在一個渺茫無答案的時候,從此把她的形象交給肆意扭曲的歷史教科書作者。

今日中國大陸,開始有人為江青翻案,一點也不足為奇。當中國的男人將政治弄得一團糟,自然有人懷念前朝,即使最不堪的人。江青自殺二十多年,許多毛派分子只記得她的才華:江青是懂得戲劇,音樂、文學的,她親自監製的《紅色娘子軍》有第一流的配樂和美術,只是許多藝術環節加起來,表達的是絕對錯誤的主題。

慈禧太后也一樣,中國的女強人備受的誤解和歪曲,比男皇帝更甚。但香港的性別主義學者,從未研究此一課題,不是太浪費資源了嗎?

陶傑女性主義清末女性主義在清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