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澳洲中國劇組Me Too 事件


大陸電視劇男星高雲翔,在澳洲與中國劇組拍劇時,被劇組內女工作人員指涉嫌性侵犯,據說有精液血迹證物,由澳洲警方獲得。

本來,中國人在外國唐人街,有任何內部糾紛,包括處理錢債幫會紛爭,按照唐人街傳統文化,概由紐約三藩市倫敦阿姆斯特丹唐人街鄉親父老內部出面解決,不會驚動洋人官府,以免「家醜不出外揚」,被外國人誤解中國形象。

但不知何故,這一次竟然將中國人的內政捅揚出去,驚動了澳洲白人警察將高雲翔拘捕、檢控、不准保釋,也就是說,去澳洲一心以為拍劇,不幸卻身繫警察局的拘留室,遙遙無期,不知何年何月才可以得到自由。

影視人員一起離鄉別井到外國拍劇,有時一拍就是一兩個月,外國的生活很枯燥,白天開工,演員工作人員時時夜間聚在一起吃飯盒。影視組的明星工作人員都是年輕人,在外國地方,工作緊張之餘,偷得片刻歡娛,有時嘻嘻哈哈的逗着玩,捉迷藏,或者小孩子玩呵癢—我們小時候都玩過,將手指頭併攏放在嘴邊,喉嚨發出「㗅㗅」的低聲,然後忽然伸出,向嬰孩和小童的腋窩下搔抓,這樣一來小童就會發笑躲避,但不覺得這是對未成年兒童的欺凌或性侵犯或性騷擾,而覺得非常的好玩。

演員在外地拍戲,生活很苦悶,日夜顛倒地開工,青春期的男女工作人員,休息時如果玩幾回「搔癢」遊戲,又有什麼大不了。不過根據今日的所謂文化,被搔癢的一方,可以即刻變臉,嚎啕大哭,指責對方性侵犯。若警方就在咫尺之遙,後果更加慘烈。高雲翔先生看來不止搔癢之簡單,但是不是在這樣的喜劇變悲劇的處境之中蒙難,外人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因為這樣的罪名被澳洲警方抓了起來,尚未開審,大陸的所謂網民,成億上萬,即刻展開公審、嘲笑、辱罵。如此愚昧無知的社會, 比性騷擾的惡夢恐怖千萬倍。

好不容易爬上影視小男神的位置,如此成為過街老鼠,以後做廣告代言人的 job 通統沒有了,可謂不慎就此毁掉了一生。

尤其是高雲翔外表俊俏,非常年輕,雖然與金城武有一點點距離,無論如何都是許多少女心中白馬王子的形象。白馬王子怎會非禮公主呢?這樣的假設挑戰傳統思想。

因話提話:如果迪士尼童話「睡美人」的結局,王子騎着白馬從遠方回來,看見睡着了的公主,忍不住解鞍下馬,在公主面上親吻了一下。本來非常浪漫的情節,以今日女性主義氾濫的世界,睡公主醒了過來就會大叫非禮,報警將王子這個維恩斯坦級的色魔拘捕。王子應叫醒公主,問准可否親吻。

澳洲正在指責中國人滲透,澳洲本來平和誠實的社會,政府指出中國人來了,盜竊知識產權,控制華人言論,共產專制思想滲透民間,造就一片污煙瘴氣。來了一個中國的影視劇組,平時拍片休息,可以想像,聲浪喧嘩,不會例外。懶得自己籠裏雞窩裏反,出現內部糾紛,叫警方來處理,如果我是澳洲白人警察,你們中國人內部的姦淫案,無端端要我加重工作負擔,若將高雲翔成功定罪,中國人又不會向澳洲警察發放獎金呢。將嫌疑犯扔進拘留室,先無限期囚禁,一了百了。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這句口號據說早在抗戰時期由共產黨喊出來。我們讀現代歷史書,這句口號耳熟能詳,但從來沒有像今日一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有如此巨大的現實意義。中國人走向西方,除非遇到集體遭到洗劫,或者在紅海被海盜綁架,此時槍口一致對外,會因為擁有一個強大祖國做後盾而感到光榮。但是既然身處在這個偉大的時代,可不可以遵守從前唐人街的古訓,在唐人街內發生的爭執,唐人街來自己解決,盡量不要驚動鬼佬?高雲翔事件,不但可能令一齣偉大的電視劇陷於難產,無端因案中一同名同姓之王姓大陸人員,又扯上香港著名的鬼才多產大導演,以致香港娛記一場緊張。做香港影視人真是辛苦了,入大陸拍戲真不容易。

陶傑me too高雲翔性侵中國電影澳洲中國劇組Me Too 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