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苦了打工仔


特朗普終於宣布美中貿易戰開打。這五百億美元的中國順差商品,堅決不會放過,令許多對世事一知半解的人跌破眼鏡。

若一直窩在中國人社會或唐人街,閱讀簡體字印刷的傳媒,這些報紙和網站日日告訴你:這個狂人總統只是一個商人,一切都可以利益談判。

中國成語「推己及人」就是這個意思。你眼中的世界按照自己的感覺和認知來建構、定義、甚至想像。中國人對特朗普這個人的性格了解多少?都以他的職業,也就是商人來揣摩一切。而不知道一個商人做了總統,要受到白宮的制衡、國會的掣肘,而且自由新聞傳媒的監督。

相反,就是美國這塊大石頭阻擋了中國崛起道路,許多中國人非常憤怒。

物極必反,一個商人做了總統,加上女婿和女兒也是商界中人,怎會不被美國人用放大鏡看得緊緊?

特朗普到底貪不貪,如果想貪又是貪多少?除非有特別渠道,通過基辛格,向他暗中摸底。但今日美國的制度可以防止美國總統用第三者向外收賄。美國政府可以繞過國會偷偷向伊朗或伊拉克當年販賣軍火,但總統個人收錢,還是天方夜譚。
特朗普要向選民交代,他的選民就是中西部的工人和農民。許多人單方面以為:一旦美國的小麥和大豆沒有了中國市場,中西部的農民會餓死,至少會投特朗普的反對票。

我不懂農業貿易,但由普通常識的角度想想:你想到的,難道美國白宮的顧問想不到?他當然知道小麥大豆會滯銷,但一定有辦法向其他的國家推銷,辦法是什麼,他不會告訴你。

美中貿易大戰開打,香港地位更敏感。中國不是傻瓜,知道美國和西方正在圍堵中國,一來想拉攏歐盟,二來更借助香港。最近中國的港澳事務小組組長韓正突然說要「尊重兩制差異」,口風明顯改變,就是因應最新局勢對中國不利,更需要香港這個呼吸的窗口。

既然是窗口,就不要自己往窗戶砸石頭,還以為是「國家」的意思。譬如,旺角騷亂,不是暴動,中國官方的央視網和百度都沒有用「暴動」這個詞彙,也沒有稱梁天琦等為「暴徒」。如此精細的信息,特區政府看不到,也難怪,畢竟是一羣像機械人般的公務員,從來不了解中國。

總統特朗普不喜歡駁嘴。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剛說了幾句官腔,不滿制裁,美國不由分說,即刻宣布由原來的五百億加碼到二千億。

如果我是中國外交部那個戴眼鏡的男發言人,我會心中暗暗叫苦。因為再繼續強硬下去,美中惡鬥不休,萬一發言人自己將來想舉家辦移民,申請去美國,不知道美國人會不會記恨,不予批准。

根據以前發言人袁木的先例,美國政府的胸襟應該很廣闊,知道這些發言人只是一名打工仔,每月按照國家立場發表本人不一定真心認同的反美聲明。不過這是特朗普還沒有上台的時候的事情。

現在這個總統是狂人,會不會公私分明,尚未可知,他一向強調,只有習近平主席才是他的老朋友,其他人一概不認識。若是這樣,相信外交部發言人這份工,對於中國政府的公務員隊伍,是一項火坑一樣的差事了。

陶傑苦了打工仔特朗普美中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