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歐洲有世外桃源


遊歐洲,幾十年來只想到英法意大利,因為有美食和購物。其次是德國,因為有得參觀平治汽車廠。歐洲只有西歐與香港有生意往來,買東歐貨寥寥凡幾,因此所謂歐遊,一向有巨大順差,西歐對於香港興趣與熟悉遠高於東歐,尤其是除捷克布拉格外前鐵幕國家。
去波蘭並無直航機,只能飛往歐洲其他城市轉達。比較快的一條線是夜航芬蘭赫爾辛基,在那邊等兩小時即有得轉機。這樣隔一重,就對某些人,形成了過濾,非常好。
波蘭的感覺與西歐,首先是多了一份安全感。包括華沙在內。各大城市,街上看不見阿拉伯裔移民,黑人、印巴裔也絕對少見。去波蘭一星期,舉目全部是當地的白人,感覺上非常純正,有點像時光倒流一百年,回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英國的感覺。
波蘭的治安好或許是這個原因。不要說大媽團,一個中國購物客也看不見。有人說華沙有中國留學生私下兼營單幫生意,但最值錢的也只是琥珀。波蘭沒有手袋時裝的名牌,到底跑什麼生意單幫?實在匪夷所思。
去到中部城市活思,唯一的名勝,是波蘭斯基等讀過的電影學院。亞洲人只識此導演,但似乎電影學院更引以為傲的,卻是其他一幫波蘭裔的大師。電影學院不大但出來接待的教職員說,冷戰時期,美國使館人員定期將荷李活最新電影在學院門外偷偷塞給學院的教授和學生,讓他們知道什麼叫自由。
這就是所謂外國勢力顛覆共產波蘭的證據了。但今天說起,電影學院的職員卻一臉自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香港今天的年輕人聽見了,應該很羨慕。
波蘭的國家電影學院,成立於一九四八年,當初一心以為要有自己的國家宣傳機器。哪知道年輕人讀電影,必定有叛逆性格。創作力旺盛的人,是天生拒絕馴服的。共黨波蘭政權很快就後悔此一決定,因為他們要派出便衣特務,冒充教授和學生混進課室和宿舍,偷聽教授講課內容。
但後來電影學院並無成為顛覆基地,因為根本不需要。電影系的學生有自己的表達方式,因為電影也可以是很含蓄的藝術。到最後,雙方開一眼閉一眼,電影學院果然出了許多傑出人物。
北部港口格但斯克有很不錯的海灘,今天夏天酷暑可以游泳。波羅的海不是地中海,但空氣潔淨,望之有如美國,不像佛羅里達,卻有幾分似新澤西。
波蘭人熱愛自由,他們對歐盟施加的所謂文化多元政策抗拒而反感,認為波蘭人口只有三千八百萬,本身已是小眾。德國人口八千萬,法國六千萬,這些國家可以對深膚色的異族大愛包容,波蘭無此本錢。但歐盟的所謂移民政策卻是統一的。波蘭、匈牙利、捷克三國,成為一個不聽歐盟主使的小集團 。其一又以捷克最親近中國,國內的媒體由中資收購了不少。波蘭則不見有中資,但國內的年輕人說,政府操控媒體。沒有辦法啦,連土耳其也一度想加入歐盟。大愛包容成這個樣子,天下不亂者幾希。
活斯和格但斯克有很舊的房子。格但斯克遭到轟炸,戰火摧毀了一大半,但戰後的共產黨政權根據古建築的檔案,一個舊區重建起來,真正修舊如舊。反觀同是共產國家,毛澤東一登上寶座,即刻下令將舊北京城拆光。同樣是共產大家庭,哪一個是高端文化,一目了然。
交通不方便有不方便的好處。設想如華沙與上海廣州都有直航,而且機場都有名牌包包店。這一切都沒有,哇,感覺上就舒服了。要去一個感覺不一樣的地方,不必走到天涯海角,連北極也漸污染了。獨波蘭看上去,到目前為止仍是世外桃源。這樣的驚喜和優勢,你懂的。

陶傑歐洲有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