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第一部荷李活全華戲


美中貿易戰進入新階段,兩國短兵相接,美國的經濟實力強於中國不知多少倍,因為美國名列科技、軍事、自由民主文明的高端,歷史證明在一個紛亂的世界,美國雖然不是聖人,但跟美國走,總比跟美國對頭和敵人走有更大的好處。

國際政治太過深奧,一般人只關注美中貿易戰對經濟帶來的衝擊。香港處於美中的貿易的夾縫之間,美國人對熱錢進出香港非常留意。香港到底有幾多「金錢出入口自由」,每個做生意的人心中有數。

幾十年前,在香港開一個戶口,出示身份證,銀行經理總笑臉相迎。今日隨着中國人經濟實力的龐大「厲害了,我的國」呼聲散播全球,十年以來,中國人及其金錢在西方世界好像天降財神。但近一兩年,中國人加上他們身上攜帶的熱錢,開始遭到疑懼的眼光。前香港特區局長何志平,本來帶着一二百萬美金去紐約聯合國散財,不幸也惹上官司,就是一個例證。

荷李活終於出現第一部以亞洲人全卡士的西方英語電影叫做《Crazy Rich Asians》。單聽片名,就知道其實是對所有黃面孔有某種固定形象刻劃的商品電影。電影海報在西方國家遭到某些正直的人在海報上塗寫反華標語,指中國人是「洗錢的混蛋」。既然片名叫做 Crazy Rich Asians,沒有說 Crazy Rich Chinese,為何中國人要吃這記悶棍?看見這條標語,暗中鬆一口氣的,應該是美國的韓裔和越南裔人,幸好說的不是我,也不應該是我。

中國人與錢二十年來在世界上確實是一對難以分割的形象暹邏嬰。小時候在英國見到的中國人,九成九是來自新界吉澳林村錦田的餐館佬。張口客家話,英文只懂得餐牌上的咕嚕肉和揚州炒飯,以及由一到十的銀碼數字。形相整體寒酸,許多餐館老闆華人辛苦賺到的錢,在就近的賭場洗袋送回給英國國庫。

那時的中國人,以今日中國香港特區新界為形象代表,確實西方三代本地人見慣了,看見今日四川山西的有錢大媽,在巴黎呼喝搶購手袋,覺得有點詫異。

中國人的海外形象,由極度的貧寒一躍到非常的豪奢,短短二十年工夫,令西方人目瞠口呆。孔子提倡的中庸之道,鼓吹凡事不要極端,「中庸」與英國的文化很相似,就是要貴乎穩健,低調而不張揚。小時候在英國賭場看見的新界餐館老闆贏了大錢,捲起衣袖,也偶然呼三喝四,但畢竟進賭場贏錢的絕少,垂頭喪氣的極多。輸了錢,不低調也不行。哪像今日中國人走出世界,天天都像中了 Jackpot。

因此,《Crazy Rich Asians》 這部戲才不怕將片名說得如此直白,根本不怕華人族裔來投訴。電影是最現實的商品,因為投資需要計算。這一代看電影的人不會用腦子,憑標題知道電影類別,才會買票進場。一看此戲的片名就知道充滿嘻笑諷刺。問題是主演這部電影的亞裔人,會不會被指主動抹黑亞裔利益,你自己個人賺片酬?

即使如此,又 So What 呢?身為亞裔人,各家自掃門前雪,希望電影大收,這部戲賣座,進了口袋的,才是最實際。《Crazy Rich Asians》上映在即,我一定捧場,海外華人支持華人,不應落後,希望電影大收,華人吐氣揚眉陸續有來。

Crazy Rich Asians我的超豪男友陶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