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北美山野間的中國


中美貿易大戰,全球都知道,美國手上的籌碼比中國的本錢多。
 
若要反制美國增加大豆關稅,中國的糧食入口都由國營公司代理,只是自己從左袋裏多掏一點錢,放進右袋裏而已。
 
中國對美國市場最大出口的貨品就是「人」。其中人中最大的消費貨品,就是所謂留學生。只美國北部威斯康辛的一個小城市馬殊菲特(Marshfield),城鎮人口兩萬不足,冬天漫長而寒冷,但威斯康辛這家小分校,竟然開始招收所謂的國際學生。校園全日制大學生只三百名。「國際學生」最多時共四十五人,其中有三十六人均來自中國。
 
美國的小鎮民風樸實,品格善良,都不喜歡暴發式的奢華消費,也可以說,當地的美國學生可以說沒有見過什麼「大場面」。即使《Crazy Rich Asians》這樣的電影,恐怕也沒有排期到這一級的小鎮。在威斯康辛州長大的一位女生祖西(Josie Jakel)接受記者訪問,說到對中國學生的形象:「他們開車很豪華,穿名貴的外套牛仔褲,穿的鞋子也十分好看。這裏有幾個學生穿 Yeezy 的鞋,引起我們討論。因為太貴了,在這裏很不尋常,親眼看見有中國留學生穿這種貴鞋了,我覺得很 Cool,我說天呀,能不能讓我摸摸這對鞋子?」
 
這種話雖然發自美國本土學生之口,算是比較低級的英語幽默,但外人恐不懂「欣賞」。將這種原話譯成中文,中國人都會覺得非常的吐氣揚眉,以為白種人真心讚許他們,覺得今天真的可以在美國人面前昂首挺胸。
 
中國人即使很努力,由洋務運動開始,企圖融入西方,受到西方國家的尊重。一百五十年之後,看見美國鄉間威斯康辛大學的一家分校,一個普通的鬼妹仔,對中國人那副形象德性發出如此得體的一番鄙視之言,令人油然起憐憫之心。
 
威斯康辛需要中國留學生交昂貴的學費。中國留學生選擇與本土美國人同樣課程,一學期學費六千美元,比本土人士貴百分之一百三十。威斯康辛州政府用高學費招收中國留學生,補貼本地美國學生學費,令本地美國人可以免費或低價接受這類社區學院教育。犧牲一點環境清靜,回報率是否值得?見仁見智。瑞士和奧地利,肯定認為不值。
 
漸漸美國學生也看出了其中原因,在校園可以忍受中國留學生自顧講普通話的喧嘩。雖然內心感到厭惡,但想到自己的長期低學費,甚或獎學金,都靠來自遠東這個國家的豪客來津貼,當然可以包容。
 
貿易戰一深化,特朗普發神經,不發給留學簽證,可能威斯康辛這家大學的美國學生,學費就要加一兩倍。這就是中國對美貿易戰的一項大本錢。
 
換言之,「留學美國」時至今日,已經無人再由「現代化」的角度來考慮,而且純粹成為對美國和西方一項大媽買法國名牌式的消費。
 
由慈禧太后第一批留學生派去美國開始,中國人善頌善禱,盼星星盼月亮,希望這個民族有一天學成西方文化中的先進之處,包括議會民主和理性科學,可以令中國人本身提高質素。但以威斯康辛此一案例,可見中國人對「留學美國」的此一「初心」早已放棄。
 
源源不絕的所謂留學生,只是一條財路。留學生是美國人的小老闆,混幾年或許在中國學生會裏認識一兩個在大陸有後台的同學,結伴同居,再回大陸另謀發展。一切都與留學所在地美國無關。這種例子全世界包括歐美漸看清楚,要扶助中國融入文明無甚希望,至此忍無可忍,跟中國公事公辦,追回一條帳目。要再像以前那樣,免費幫你改善民族質素,以為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會因留學西方而崛起,合作對抗伊斯蘭恐怖主義,此一算盤打不通。
 
一切由買賣交易對等公平的角度,特朗普的對中政策無非如此,十分正常。換了閣下之老闆,也會這樣做。

陶傑中美貿易戰留學生種族歧視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