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雙龍不如一汀


亞洲電影《我的超豪男友》在北美賣座冠軍,令全球華人包括新加坡人覺得極為鼓舞。
 
戲中主角亨利高汀是英馬混血靚仔小生,樣子有點像清純版的呂良偉,而且一對眼睛明亮照人兼有雙眼皮,打破了以前西方眼中單眼皮小眼睛的偏見。中國男人不但在荷李活的銀幕上睜眼了,而且昂首挺胸了。雖然亨利高汀的名字還是全英文,有如前香港女強人鄧蓮如爵士的英文名叫 Lydia  Dunn,單看字母排列,並無半絲炎黃子孫的味道。但退而求其次,有此成績,確實史無前例。
 
《我的超豪男友》片名英文 Crazy Rich Asians,不但呈現了華人的奢華有錢,而且因戲中的豪門望族是新加坡人,有一份歷史的品味。片中的豪宅,園林建築,盧燕出場更一身長衫,講話有前清慈禧太后的宮廷貴氣,是《臥虎藏龍》後華夏文化又一次非常有面子的銀幕呈現。
 
亨利高汀身為華裔男星,還有一大成就,就是在另一部美國黑色懸疑喜劇《小生幫忙》裏,他飾演一名鬼妺的作家老公,不但有書卷氣,而且也破天荒第一次以亞洲黃皮膚男人的身份,與一名白種美女主角演出了牀上戲。
 
此一突破,在荷李活電影史上才是真正的石破天驚。你知啦,西方白人觀眾一向對中國有偏見。他們的祖父受到傅滿州和陳查理的洗腦,覺得中國人都在唐人街開洗衣店和餐館。三十年前鬼才導演米高契米諾的《龍年》,男主角米奇洛基就破口大罵片中一名華裔女主角代表的亞洲女性有如婊子。幾十年來只有白裔女角與白人男主角的調情接吻戲,絕無一個鏡頭,包括我們大哥成龍在內,膽敢如此僭越,嘴吻一名白人女主角。
 
連李小龍也做不到的,亨利高汀哥哥做到了。《小生幫忙》裏的黃白牀戲,雖然只過場的十秒鐘,並無細節,但男上女下,亞洲男人把白人女主角壓在下面,如果五十年前紐約唐人街的金山阿伯今日復生,看了這一幕,我擔保個個都熱淚盈眶,在戲院裏高呼我大中華萬歲。
 
說到這裏,飲水思源,必須客觀地感謝中國近二十年提升了國際實力,增加了話語權。沒有中國製造貨品深入西方,沒有中國留學生努力讀書打拚,沒有中國資金收購紐約的華道夫酒店,你以為美國人,包括荷李活,會乖乖將電影銀幕的話語權讓給你?
 
人家黑人早已經在電影《黑豹》中宣示了少數族裔的主權。《我的超豪男友》遲來一步,遲到總比不到好。亨利高汀一口英文,土生地道,全無半點唐人街口音,這一點確實連李小龍也自嘆不如。而且中國人第一次不靠動手動腳的拳腳功夫,也不必李小龍嘴巴發出像猿猴般的怪叫,而以大量文藝腔的對白征服了美國中產觀眾的心靈,這一點身為炎黃子孫,看了能不激動嗎?
 
所以,我近日逢人見到就叫他們快掏腰包買票看《我的超豪男友》。而且不能只看一次,還要一看再看三看,把美國唐人街三五代由賣豬仔開始的辛酸,為開洗衣店和餐館的前輩,蒙受的委屈,一次看了再一次,都一一洗脫。電影還將拍續集,下一站背景上海,希望彭于晏可以出場,與亨利高汀一齊鬥戲就好了。

陶傑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亞洲種族歧視亨利高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