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什麼貨幣可以保值?


美中貿易大戰升級為冷戰,中國的經濟體系由國家操控資本,國家則由一黨操控,一黨又由結構性的貪污來腐蝕,這樣就出現了龐大的問題。

貪污與錢有關。若一個貪污的專制政府擁有絕對的權力,最終當然是天下之財莫不歸其擁有。但中國不是太在運:二十一世紀的「天下」,不再是秦始皇或明朝朱元璋那個範圍,東起東海,西至崑崙山,而是地球很大,還有一個美國在大西洋的另一岸,是地球的霸主。

這樣一來,天下之財就遇到五千年未曾見過的衝擊。中國的人民幣遇到中國的「天下」之外流通的美元就發生貨幣價值、貨幣利益、貨幣性質的重大衝突。

美國既是真正的二十一世紀天下霸主,有權開機印鈔票。中國認為自己崛起,所謂「太平洋容得下兩個大國暢泳」,中國也學着美國一樣開機濫印鈔票,但中國的人民幣無法真正衝出南中國海,這樣兩大霸權,兩個天下,兩種貨幣就爆發了極為有趣的衝突 。

更為有趣的是,港幣剛好夾在中間。香港人都是炎黃子孫。香港特區政府的特首都花了吃奶的力氣,呼籲香港的下一代對中國多懷有感情,學做中國人。但正如香港特首及其高官,子女都一定送往英美讀書一樣,港幣的匯率不與人民幣掛鈎偏偏與太平洋另一邊的帝國美元掛鈎。

如此一來,身為香港人,使用港幣,若美中兩國關係良好,沒有問題。但美中兩國一開始打架,港幣在兩個交惡甚至要離婚的父母中間,就會淪為問題兒童。

特朗普若加強對中國的防衞性進攻,夾在中間的港幣成為犧牲品,特朗普不會有半分憐惜。中國的大撒幣,撒的不是人民幣,又是本身儲備的美金,則對港幣的處境也形成極大的壓力。

近來香港市面紛紛有金融專家警告:趕快拋港幣入美元。講到一個錢字,再「中國人」的香港人都是純粹的經濟動物。按道理,一個愈來愈愛國的香港,應該拋港幣買入人民幣才是。怎麼反過來要擁抱美金,踢開人民幣呢?

中國人基因裏等表裏不一、嘴巴愛國、心臟和兩腳都個個崇洋的德性,看來美國和日本眼裏,早就了解確切,嗤之以鼻。對付這種民族,特朗普當然有辦法。日本的安倍去了中國一次也微笑歸來,成竹在胸。

香港儲備又面臨女特首林鄭月娥大手花撒、填海大嶼山而岌岌可危。另一方面,林鄭月娥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又說要準備動用儲備支持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撒幣大工程。這樣一來,那一丁點香港外匯儲備在太平洋和南中國海之間即刻變成個淺窄的維多利亞港。香港人不是傻瓜,即刻懂得西瓜偎大邊,抱入美國人的大腿,轉兌美金, 當然是求生存的辦法。

但是美金也有波動,不能將雞蛋放在同一籃子裏。香港的房地產的磚頭本來全球最保值,但大陸經濟又因被特朗普圍堵而逐漸見底。「北水南調」日漸枯竭,香港的房地產也漸無人接貨。股市則更不消提。

投資古董名畫是一條路,但可惜又被美帝虎視眈眈,嚴打黑錢外流。美帝真是天生跟中國人過不去,太平洋那邊的特朗普及其政府還一隻圓睜眼的貓,守在老鼠洞口,洞裏的一窩老鼠吱吱喳喳不如如何是好。

貨幣不穩當,唯有炒實物。友人定期在香港開拍賣會,供香港老人家將家中幾十年私藏的舊書、舊報刊、舊物上繳拍賣,底價一百元。看見這等拍賣會就知道香港人心虛怯,特別是有幾十年的名家二三,其書信都被同一個人拋出來,賣得就賣,趕緊套現。

寫信的那個人通常還健在,書信涉及私隱。文人是讀過書的,若不是快要餓食,那幾封書信看在前老闆或朋友的分上,不應胡亂拍賣。還有許多簽名贈書,當初以為「寶劍贈俠士、紅粉贈佳人」,文人之間送書以為惺惺相惜,沒想到有一天也被對方拿出來叫價拍賣,三數百元大小通殺。

看見如此拍賣會就知道美國的特朗普有多厲害,將十幾億中國人連同香港搞了個人仰馬翻。不論老鼠搬洞,螞蟻搬家,最可恨就是外面有一隻貓看着,或一個如特朗普般的頑童正在燒一堆枯葉來點火。
這是亂世。

陶傑中美貿易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