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金馬獎事件說從頭


金馬獎事件,台灣年輕一代的紀錄片導演宣示其政治訴求,嚇得台下一干大陸明星面青唇白。老一輩的李安有智慧,座中報以微笑,但沒有鼓掌。到頒發「最佳電影獎」,本來由李安與鞏俐一齊頒,鞏俐不敢再上台,李安大方完事。
此一過程,看出誰更有國際視野和體面。大陸的明星無論多紅多有錢,只是一羣在極權籠罩下圈養的名利動物。
金馬獎事件是一九七二年尼克遜與周恩來簽署上海聯合公布之後的產物。美國從來沒有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涵蓋台灣。由上海聯合公布到兩國建立,美國只是「認知」:海峽兩岸的人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
這句話是超級師爺基辛格當年想出來的。海峽兩岸的人都「認知」只有一個中國,但沒有說這個「中國」是什麼。當年尼克遜的考慮,是將所謂「一個中國」模糊化、原則化、抽象化,令美國在必要時有自己的解釋。也就是說「一個中國」是一種中國堅持的立場,美國沒有「承認」(Recognised),也沒有贊同(Approved),只有所謂的「認知」(Acknowledged)。
「認知」的意思就是「我知道你這樣說了」。但心中並無同意。此一立場,美國堅守四十年,證明在外交智慧方面,周恩來只是猶太人基辛格的手下敗將。
拖到今日,中共急了。其實蔡英文從來沒有宣示過台獨,她只是在精神原則上希望台灣將來成為一個獨立國家。蔡英文繼承了馬英九的「維持現狀」,只不過沒有再強調所謂「九二共識」。就像伊索寓言裏,一條河邊,一隻狼想吃一隻羊,總要找出種種藉口。中國只是感到現在「國力」已經足以強大到令一個新皇帝能彰顯新政績的程度,蠢蠢欲試,但美國大聲喝止。
反而是煽動的網民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大陸的年輕一代一說到台獨,九成九都跟着官方青筋暴現。但台灣的下一代卻對「回歸祖國」毫無興趣。中國現在才發現,二十年來只統戰中年以上的台灣商人,失去了台灣年輕一代的支持。他們寧願北漂台北,也沒有西漂福建或北京上海。
為什麼?因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只歡迎台商的資金。台灣的年輕人沒有資金,要他們去大陸工作只能做打工仔。在這一點,中國大陸的制度不可能在經濟上統一台灣的年輕一代。加上下一代上網,看日本漫畫和小說兼周遊四海,自然對中國愈來愈不感興趣。
偏偏金馬獎又來了這一手。英文說得好:不要只貪圖贏了一個戰役(Battle)而失去了一場戰爭(War)。很有常識的格言,只是十三億中國人沒有一個明白。

陶傑金馬獎事件說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