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選舉遊戲觸礁了


台灣九合一選舉,掀起香港九龍西補選的一陣熱潮。可惜只網絡討論熱烈,投票意願低落,只有四成不到。顯見在香港,老年人和中年,加上大陸的新移民,普遍對投票的熱誠不及年輕人高。
但年輕人很任性,看見九龍西一個李卓人加馮檢基兩名老人,也提不起投票的興趣。
為何劉小麗、朱凱廸、羅冠聰等才有投票的年輕人市場?因為中外網絡世代,使用手機的小孩往往只看外表。選一個立法會議員在某種程度上,對於手機用家的一代, 與選一名小鮮肉或小美女並無太大差別。再加上該小美女或小鮮肉能學舌幾句「政見」,即使並無高論,能回應年輕人心中的立場,那一票就投給這個目標。
中方學到了市場心理。九龍西的那個親中女候選人勝在年輕,「得票率」還高於李卓人加馮檢基。此一現象在香港是一個新課題:如果年輕選民憎惡這個所謂親中建制的女偽精英候選人,為何不出來將一票投給泛民花了吃奶的力量來呼籲支持的李卓人呢?
若不想那個親中女性當選,最好就是讓一個傳統的老民主派當選。但即使有馮檢基這個疑似親中候選人出來𠝹票,年輕選民的投票慾還是鼓動不起來。
另一個原因是九龍西這個地區窮人多、老人多、新移民多,年輕人少。年輕人即使在九龍西出生,大學畢業也盡量搬到灣仔尖沙咀。九龍西還有一個西九站附近的新物業,業主都是大陸人。中國的組織力非常強大,來香港買樓的大陸人,很快就得到香港永久身份證。這一點香港特區的入境處,早已經是中國手中操控的一個公安局分支,看三十年前的梁銘彥的言行就會知道。
中國並不是坐等二十年,看國際形勢變化一事無遺。共產黨最關心政權的存亡,它對於世界變幻的新生事物,非勤力學習不可。而泛民和香港年輕人有一大缺點,就是懶惰。你的敵人很勤力,你自己懶惰,就算閣下的政見如何,代表世界公義也是徒勞。
台灣的高雄市則淪為國民黨地盤。二十年前的吳敦義也做過高雄市長,但一事無成。現在這個光頭佬,必須要像柯文哲一樣,在言行和政績方面,品格與基因都要與國民黨切割。換言之,台灣的政治到了有第三細黨出現的形勢。民進黨無能,國民黨靠不住,那麼第三勢力在那裏?柯文哲在台北,就是第三勢力的代表,但這個人太滑頭;高雄的這個國民黨光頭人士,是龍是蟲,要看他上台之後行為的「非國民黨化」。
民主出現極大的弊端,在西方被極左的極端勢力騎劫。香港台灣未免受影響。台灣的同志勢力也騎劫了民進黨,天天大講LGBT和同性婚姻。這是少數人的人權,不論如何正確,必須承認與大眾市場無關。台灣仍是一個華人社會,將美國東岸的價值觀強行移植並無作用,只有起反效果。這是台灣香港兩地民主選舉帶來的最新教訓,但許多人是否聽得入耳,則作別論。

陶傑選舉遊戲觸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