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有鳳來儀見才女


香港中文大學創校超過半世紀。若論傑出校友,不論文理商,梁鳳儀博士應該是中大當然人選之一。
中大出產過許多傑出的科學家、醫學家、教育家,優秀的文學創作人才,業精於勤,又才秀於眾,而又頭腦靈活,將商業觸覺與文學天分融為一體者,以梁鳳儀居首。
梁博士是很有人情味的一位校友。每神龍見首不見尾,但再度出現之際,必定光芒如昔,熱情不減。她會告訴你最初有何工作,有何社會人情世道心得,從不令人失望的是,梁鳳儀絕少因商務繁忙放下她的一枝筆。
為誌慶中大校慶,梁鳳儀親自執筆寫了一齣獨特的舞台劇《摯愛》。憑其感召四方的魅力,登高一呼的號召,梁鳳儀竟能調動上百世界各地的中文大學校友,不同年代,科系各異,共同努力,一起完成這一盛舉。
梁鳳儀的拿手好戲是將香港社會世代的變遷融於她心中浪漫的男女主角。虛實互補,剛柔並濟,在時代的史詩背景中,梁鳳儀精於描繪浮世翻騰人情激奔的海浪波濤。
《摯愛》也不例外:以一九七九年香港經濟進入盛世到二○○三年非典肺炎,這段歷史橫跨了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起伏跌宕之間,有一段中外政治角力和家庭親情男女愛情的故事。閃爍其中者,除了香港人的奮鬥本色,就是中大精英永不言倦的精神。
梁鳳儀不但熟諳香港經濟歷史脈搏,也會說故事。《摯愛》以一對商家父子英志剛和英書航的代溝衝突講起。父親是現實利益主義者,得知香港即將收回,為家業的傳承擔憂,帶着兒子書航,跟隨港督上京,第一手消息知道中國將收回香港,但不准兒子外洩。
英志剛是全劇的一個中樞人物。有如香港地鐵的金鐘站,東西南北,恩怨情仇,上一代的閉塞自私,下一代的胸襟情懷,俱在此相遇。英志剛警告兒子:將來娶妻,一定要有「中方勢力背景」。但這位目光銳利的父親又一眼看到:香港回歸之後,英美的勢力不會完全撤出,會掌控金融勢力,因此:我們的一雙手,必須右手抓住英國不要放,左手抓緊中國,以求萬無一失。
二十年後,證實這個老爸,預見準確。
英志剛這個角色,在香港八九十年代中環觸目皆是,似曾相識。但新的時代來了,如長江奔流,大浪淘沙。這位商人的兒子英書航成為醫生,在沙士一役之中喪失了生命。
劇中英書航的前度愛侶南全碧也就是梁鳳儀的化身和心聲。在主權交接之間,全融風暴和瘟疫的驚濤駭浪之中,被拋棄了的女主角,接下了時代的挑戰,事業有成,於母校中大回饋感恩。
梁鳳儀此劇沿襲其一貫的文學性格,卻又因應新的形勢交出了新的試卷,而且香港文化中心演出,中大校友鼎力相助,體現了這位女士的人緣。當夜眾星拱月,台上每一位香港精英的中大校友,看得出是對梁鳳儀心悅誠服,益見文學家的強力磁場。
有一次我與梁鳳儀同機飛溫哥華,她坐在隔壁,拿出一疊稿紙,十多個小時就完成了半部小說。如此心力與功率,實我輩不及萬一。多年不見,矯若有龍在天,翩然有鳳來儀,香港五十年不變?有人說早就變質了。唯梁鳳儀笑容燦爛,活力充沛,時間沒有在其音容作品之中留下痕迹。

陶傑有鳳來儀見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