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影虹專訪】柳影虹苦等六年落實開個唱 「老公資產全轉我名下」


柳影虹苦等六年終於得償所願,明年三月有機會開個人演唱會,消息一出內部認購已經賣了一半門票,環星唱片公司急急幫她爭取其他會堂的檔期,希望有機會開多一場,她形容沒有演唱會的日子像等死一樣,現在「生機再現」感覺人生又再充滿意義和希望!

柳姐明年三月在大會堂開個人演唱會

柳姐明年三月在大會堂開個人演唱會

柳姐上次演唱會是一三年,「演唱會對我來說是人生最有意義的事,我喜歡唱歌,希望借演唱會報答歌迷,他們是我的好朋友,幾十年來一直支持我,演唱會是我們互動的唯一機會,一收到三月有期,我已經將選好的三十多首歌詞背到滾瓜爛熟,上次演唱會歌迷們埋怨我的歌太少,這次我準備了很多自己的歌,其他人開演唱會可以賺錢,但我的演唱會連人工都貼埋,由服裝到舞台,每一項都想做到最好,我今年已經六十三歲,開得一次得一次,我的歌迷年紀也不小,都是睇得一次得一次。」

提起演唱會,柳姐就興致勃勃,從小唱到大她不需要練歌,反而要開始養聲保護聲帶,演唱會前三個月,戒掉所有煎炸油膩和甜食,連叉燒、臘味也不能食,「舞台上任何情況都會發生,歌手最重要是聲帶,稍為刺激的食物都可能影響聲帶,所以只能喝暖開水,吃清淡食物,三月開騷,所有過年食物都要戒,之前一個月盡量不說話養聲,演唱會期間只能吃幾口白飯,所以老公唉唉聲,驚我辛苦,但唱歌是我人生最大的樂趣,他唯有盡量支持和配合。」

柳姐開唱前一個月要「封口」,老公冇得同佢傾偈。

柳姐開唱前一個月要「封口」,老公冇得同佢傾偈。

柳姐的人生其實除了演唱會,還有非常幸福的家庭,早前與老公慶祝結婚三十周年紀念,柳姐的老公是前警界高層周富祥,「我和老公認為時間過得好快,大家都覺得要珍惜眼前人,老公沒有特別送禮物,因為他成個人都已經送給我,媽媽生前經常說,我前世欠了她,所以今世是來還債的女兒,但老公前世肯定欠了我,所以今世來找我還債,他不論對我或我的家人都照顧周到,多年來我為家人出錢出力,他不單沒有異議,還一直支持,所以我好感激老公對我的照顧。」

她指夫婦感情三十年來有增無減,最重要是愛屋及烏,「我老公好孝順,奶奶今年已經九十四歲,我從來不會和老公的家人爭寵,他對奶奶好到不得了,我不會呷醋,還幫他一齊照顧,因為老公娶我回家,已經證明他視我如家人,我自己對家人都好照顧,所以明白愛一個人連對方的家人也要接納,很多人以為結婚是兩個人的事,但我認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但婚姻卻是兩家人的事。」

柳姐結婚三十年,對老公依然好傾慕,提起老公讚不絕口,「我老公好有型,他努力進修英文、法文、日文、韓文和阿拉伯文,講和寫都很流利,所以我好佩服老公的好學精神,他經常在書房讀書到深夜,我就在客廳睇電視、電影陪他捱夜。」她透露老公不習慣吃工人煮的飯,每天下班都要她陪着到處去「搵食」,除了幾間常光顧的至愛餐廳外,還要搜尋港九新界不同的美食餐廳給老公選擇,只有老公離港公幹,才有時間約朋友見面。

柳姐的老公經營保安公司,業務遍及世界各地,經常要飛去不同國家洽談,但不論身在何地也會向太太「報到」,訪問當天,柳姐的老公正在北京,不時透過手機將照片傳給柳姐,有在酒店門外、有在餐廳、有與朋友合照,連吃到好味的食物都傳相給太太分享,「我從來不會要求老公『報到』,他離開家門返工,我也不會打電話給他,因為工作時會好忙、好多事處理,事無大小打電話搵老公,對男人來講好困擾。」老公有型又經常外出公幹,但柳姐並不擔心外面多誘惑,「這幾年老公經常周圍飛,他也擔心有事時我無依無靠,所以一早去律師樓做好文件,名下所有資產都寫了我的名字,我經常和老公講笑,如果外面有其他女人,他想走隨時可以走,但我不會給他錢,冇錢應該唔走得遠。」

柳姐演唱會柳影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