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水底行走的人》:挑戰紀錄片定義


igtb004

挑戰紀錄片定義

究竟怎樣才算是一部紀錄片?在美國大師 Frederick Wiseman 和本地紀錄片導演張虹的作品裏,鏡頭總是冷靜地旁觀着發生的人和事,沒有訪問也沒有旁白,直接俐落,但這就意味着他們的作品一定是最客觀嗎?未必。始終鏡頭的擺位角度,前期準備和後期剪接,或多或少也滲入了導演的判斷和自覺,所謂的客觀,也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更何況當拍攝對象是一個你熟悉的人?

曾執導《愛與狗同行》和《三生三世聶華苓》等紀錄片的陳安琪,取態並非上述的 direct cinema 形式。這次她把相識多年的老友,人稱「阿鬼」的香港知名藝術家黃仁逵「擺上枱」,將他的生活日常呈現觀眾眼前。用「擺上枱」這三個字絕無貶義,純粹是因為片中黃仁逵的確多次指出自己就像被陳安琪操控,只是配合她來拍攝她心目中的「紀錄片」。片中陳安琪親身上陣,既有像節目主持般訪問黃仁逵,也有隨心隨意的飯局聊天。當導演也親自出場,而且還要是主角的老友,按理說應該事半功倍,但偏偏黃仁逵就是這麼敏感細膩,對於創作意圖,他抱着萬噸的懷疑,正如他一開始已問陳安琪為何要拍攝他。

當然,陳安琪本身也很懂得營造人物給觀眾的感覺,選取了黃仁逵最真情流露的一面,由他憶述和父親相處的點滴,到在法國留學的歲月,以至和法籍前度誕下的兩個不常見面的女兒,都成了吸引觀眾的元素,讓人更全面地認識作為父親和作為畫家的黃仁逵(雖然他提到自己從不喜歡畫家這稱號)。他自在,自得其樂,強烈地自我,但卻絕不令人討厭。無論你是否認識黃仁逵,你都會被他的真性情打動。

作為紀錄片,單看黃仁逵豐富的生活經歷和行事為人已很吸引,他對藝術界的銳利諷刺也令人會心微笑。不過,《水底行走的人》最有意思的,還是作為主角的他反客為主,處處質疑導演的決定,甚至認定導演本身已有若干前設。兩人的角力和衝突,反而成為了這部紀錄片最特別也最有趣之處。主觀客觀難以定奪,紀錄片的主角,某程度上是否也是演員?紀錄片呈現的真實應怎樣衡量?這些問題,都足以引發無盡思考和討論。

PS評語:一定要看

 

黃仁逵陳安琪水底行走的人影評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