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第一人》偉大背後 賴恩高斯寧體驗升空危險


眼見眾多同伴因實驗失敗而離去,令岩士唐的登月壓力更大。

《登月第一人》根據首個登月太空人岩士唐的自傳改編

賴恩高斯寧(右一)飾演的岩士唐,在登月計劃中一再克服致命意外與外界抨擊。

嘉莉霍爾飾演岩士唐妻子,表現出角色的焦慮與痛苦,演技亮眼。

作為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最佳導演,戴文查素列(Damien Chazelle)的事業一帆風順,然而,其作品卻都在關注成功背後的黑暗面,從《Guy and Madeline on a Park Bench》、《鼓動真我》到《星聲夢裡人》,不論是追尋真愛或是追夢,風光背後總是傷痕纍纍,痛得鮮血淋漓。講述太空人岩士唐(舊譯杭思朗)的《登月第一人》(First Man)亦不例外,比起踏上月球、締造人類歷史新一頁的偉大成就,戴文更着意過程中岩士唐付出過的代價,他描繪當中痛苦而孤寂的歷程,造就與別不同的太空電影。

一九六九年的登月任務,讓岩士唐成為家傳戶曉的英雄人物,亦讓美國在太空競賽中扭轉劣勢,大大打擊蘇聯。對於這件重大歷史事件,導演戴文摒棄一般英雄式傳記電影的拍法,選擇從岩士唐個人視點切入,講述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一九六二年,仍是試飛員的岩士唐的兩歲愛女因為腦癌而夭折,一直沉浸在傷痛中的他後來加入NASA太空總署的登月計劃。數年來的實驗失敗,讓他多次與死亡擦身而過,身邊不少同伴亦因意外離去。

眾多人命損失與龐大支出引起美國民眾的猛烈抨擊,連太空總署高層亦因羣情洶湧而信心動搖,更引起岩士唐妻子(嘉莉霍爾飾)的反對。飾演岩士唐的賴恩高斯寧(Ryan Gosling)說:「我很驚訝岩士唐和妻子珍妮在這歷史性任務成功之前,痛失了那麼多。我從前未曾真正明白這些任務有多危險,也不知道那些駕駛艙有多狹窄和脆弱,以今天的標準來看,那時的科技很原始。」片中有多幕升空鏡頭讓觀眾切身體驗太空人承受的巨大離心力與撞擊力,但同時,隨着升空成功,觀眾可從蒼茫外太空回望地球,一如岩士唐,在天地之間,回溯過去的生離死別。套用他的名句「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登月於他,是對生死釋懷的一大步,也是對愛女的一場真正告別。

 

■ 撰文:KASS

登月第一人戴文查素列Damien Chazelle鼓動真我岩士唐杭思朗嘉莉霍爾賴恩高斯寧Ryan Gos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