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春》


回不了的青春 PS

《回春》的英文片名是Youth,就這樣簡簡單單的一個字,鏗鏘有聲,直刺觀眾心坎。兩位主角米高堅與夏菲基圖在瑞士深山的療養resort重新認識失落了的自己,與其說是「回春」,倒不如說是致兩位主角早已逝去的青春,回春其實早已回不了,他們所追求的「青春」注定是永恆的過去式,等待他們的,是面對年老的殘酷和痛苦。

意大利導演Paulo Sorrentino上回帶觀眾游走《羅馬浮世繪》,透過年老作家的視點,帶出羅馬的哀愁與寂寞,看破世情是無奈但更是釋懷。這次Sorrentino由繁華都會走進隱世深山,米高堅與夏菲基圖這對老友相識數十年,在resort曬太陽泡溫泉,最生動地刻劃男人老年最痛的,就是他們經常掛在口邊,問對方每日小便是否暢快。《回春》和《羅馬浮世繪》一樣,年老是命題,孤獨無力的感覺散發全片,兩部電影也總有大量戲,《回春》中的resort住客是眾生寫照,有米高堅這位未能放低執的作曲家,有夏菲基圖這個以為自己創作力依然澎湃的電影編劇,也有插科打諢的拉丁歌王,同桌共餐但零對話的夫婦,身份不明的賣春少女。Resort像是壓縮了的社會,各人來這裏為的是尋找療癒靈丹。

年老,要學的是放下執。米高堅走出了自設的心靈牢獄,讓塵封多年的樂章重見天日,夏菲基圖從創作的困局中再次發現自己,配樂脫世出塵,襯托二人的微妙心境,場景設計及鏡頭運用恍如裝置藝術作品,夏菲基圖在山坡上重遇自己電影生涯中多位筆下女主角,優美悅目。知名女高音曹秀美的歌聲觸動人心,餘音裊裊,生命如歌令人低迴。去年遊羅馬時跟《羅馬浮世繪》見識Sorrentino對羅馬的感懷,看完《回春》,是時候籌劃一次瑞士之旅,雲淡風輕思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