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孩子》


力抗發展怪手PS

土。地。問。題。這個耳熟能詳的詞語五雷轟頂,基本上也已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土地從來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虛妄人心和貪婪慾望,在發展的大旗下盡情摧毀土地,是否就能解決土地問題?強行拆屋,無理堆泥,荒誕現象在香港變得正常化,此時此刻看台灣電影《太陽的孩子》,更是別具意義。

《太陽的孩子》改編真人真事,由鄭有傑及原住民勒嘎.舒米執導。原住民Panay為了讓一對子女有更好的生活,隻身到台北當記者,終日在新聞戰線打拚,並希望透過新聞讓大眾聽見原住民的聲音,只是台灣媒體生態從來扭曲,記者認為大眾需要知道的是芝麻綠豆無聊八卦,所以就如Panay感嘆,連幾十秒的關於原住民的新聞也得讓路,為的就是催谷收視。新聞如是,土地亦如是。Panay家鄉花蓮的好山好水,被財團看中希望打造成大型度假村,觸發她捍土地,與村民聯手把荒廢已久的農地重新開墾,以種米來令原住民走出貧窮及被邊緣化的宿命。

電影很有心也很熱血,Panay找鎮長只是希望他能重新整理河川,換來的是鎮長叫她不要阻人發達建度假村的溫馨提示,情況就如當大家對領展百般怨恨時,大家卻忘了當日叫反對當時領匯上市者收口的貪婪聲音。可幸電影中的Panay歷盡萬難,終於說服村民出心出力開墾復耕。雖然村民大會一場戲中村民由強烈反對(因太實際而不願投資可能白費的勞力)到突然逆轉支持Panay的轉折有點急促兼有點理想化,Panay是記者,理應也早就發揮她的力量揭露事件,不過小瑕疵也尚可接受,我也欣賞導演對關注盲目發展問題及原住民生活的誠意。

片中「太陽的孩子」其實是兩位原住民小朋友,近乎全素人演出的陣容清新自然,花蓮風景也拍得令人神往。土地問題是開端,更深層次的其實還有原住民文化的承傳和保育,如何留住本土的根,才最值得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