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色天堂》


權力和無知的野蠻和代價畢明

很多人觀看《暗色天堂》的原因是張學友,或者林嘉欣,但我希望你入場的理由,是因為袁劍偉。

是的,他是我的朋友,但我仍然會忠實地告訴你,入場並不是因為作品拍得很精采;相反,它不盡善之處多的是,但他實在很努力地在一切限米煮限飯中把影片做到最好。他的努力不懈和最後結果之間的不足,正正凸顯了香港電影業的不足,必須業內人士痛定改善。

劇本是出色的,改編自莊梅岩的舞台劇,把宗教的權威和虛偽,人性的軟弱和虛榮,真相的複雜和非絕對性抽出檢視。有人道貌岸然自以為是,有人恃純行兇誤人誤己,故事挑戰的是界線、權力、性、愛、友情之間的互動牽引和催化。權力是春藥,一個偶像派的牧師,打造一派成功人士的形象,他在傳教,也在傳銷,宗教生意一邊做,賺了名也賺來魅力,可以副業或花紅賺得女粉絲教友的崇拜,贏得男女間的曖昧調情、信用和愛慕,最終可能從精神發展至肉體戰利,坐收親吻甚或性愛。

但故事有點單薄,披宗教的皮,牧師的真身沒有獸性都有人性,莫問出處的牧師的視點只有自詡自喜,缺乏立體的性格描寫和掙扎,他的罪是傲慢虛榮,還是骨子裏有少少自悲自大?林嘉欣飾的Michelle又是不是百分百純情?建構了極大的空間,反省「權力」、「無知」、「傲慢」的野蠻和代價。

看得出是低成本製作,有誠意的劇本遇上資源不足的製作,有幾幕戲我猜導演是不想收貨也得收貨吧,演Michelle老公的演員生硬彆扭,他戲分少卻是序幕的關鍵鏡子,照出牧師和Michelle的暗湧和愛恨,成效尷尬。學友有時交足戲,有些卻啟動了自動導航駕駛,演出了套餐A,全片亮點是黃秋生,從容入格,律師的隔岸與計算火候剛好,忽然想,如果由他來演杜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