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東京夜空最深藍》:集體虛無與寂寞


yozora_ha_itsu_demo_saikou_mitsudo_no_aoiro_da_the_tokyo_night_sky_is_always_the_densest_shade_of_blue_still

集體虛無與寂寞

東京夜空最深藍,名字充滿浪漫想像,曾執導《字裡人間》的石井裕也似乎對文學題材深感興趣,這次把同名詩集幻化成影像,打造出這部深入刻劃孤獨和絕望的電影。在大都會中,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總是那麼微妙,塵世間的相遇未必一定是久別重逢,而是寂寞的靈魂互相尋找安慰和依靠。近年在日本影壇嶄露頭角的池松壯亮飾演左眼失明的地盤散工慎二,石橋靜河飾演的美香日間在醫院當護士,晚上在酒吧兼職陪酒。兩個各不相干的人偶然遇上,互相取暖。

寂寞是電影的題旨,片中充滿着不同形式的寂寞,慎二只剩下一半視力,內心惶恐不安,慎二的地盤工人好友全是外勞,他們來到日本成為異鄉人,從來沒法被接納及融入社會。美香的寂寞更是無以名狀,表面安好的生活,收入穩定的工作,不能為她帶來滿足,對生活總是意興闌珊。這種集體的虛無,在後「311」的日本電影中愈來愈常見,反映的正是對前路和人生的渺茫無力感。

慎二和美香的交集絕不浪漫,雖說他們之間的感情算是主線,但更令我欣賞的,倒是導演對外勞的關注,畢竟日本電影中對少數族裔和外勞的着墨從來不多。慎二和這羣外勞同為 2020 東京奧運工程趕工,電影也似乎有意以奧運一片昇平來反襯社會底層的無奈和絕望,松田龍平飾演的工人突然病逝,也為慎二本來悲涼的人生觀蒙上陰影。電影由詩集改編,慎二和美香的對白有時或會太虛浮而有點造作,電影節奏也略顯緩慢,二人的關係來來回回也沒有什麼進展。吸引的反而是石井裕也的視覺實驗,例如從慎二的視點來看世界,什麼都只剩一半。把詩集改編成電影絕對不容易,誠如片名所言,電影的主角其實不是慎二也不是美香,而是東京這座大都會。在疏離中疏理寂寞,才是我們要學的功課。

■ PS評語:不妨一看

東京夜空最深藍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