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堅離地死人劫案》:有種尷尬叫玩嘢失敗


suburbicon

玩嘢,有一個令人尷尬的後果,叫「玩唔出嘢」,核突的話,更會落得雕花堆砌,畫抽象派不成反類低端塗鴉。

《堅離地死人劫案》卻是尷尬中的尷尬,眼高手低已經眼界有問題,更台前幕後粒粒大牌,實在有大嘥鬼浪費資源之罪。

首先,名牌高安兄弟的劇本,不過人有錯手,上帝也會打呵欠,這高安兄弟幾十年前寫的封塵故事之所以一直封塵,大概不無原因,佐治古尼就算修改重寫,不知是回春乏力,還是愈描愈黑,整個殺人害命大龍鳳,就是矯揉造作得處處走音。

美國,市郊,五、六十年代,看似風和日麗和諧樣辦天天愛回家一樣的社區,爭在冇十字星光同鳥語花香,那裏完全「這小島外表多風光」,一個家關埋門就是醜陋黑暗暴力和滅絕人性,同場還平行並置一場 social satire,諷刺舊美國社會對膚色種族的狹隘、歧視和暴力迫害。

問題是,這兩個相連一起的鄰居,兩家人發生的一室之不治vs一國之不治,兩者並無化學,沒有對比,除了顯示立心設計 dark comedy 和一個 social satire 放在一起的好做唔做煞有介事,此外一無是處。

先說黑色喜劇部分,Matt Damon 和 Julianne Moore,兩個謀財害命的人,在故事中不是蠢就是煩,犯案犯到志大才疏,一地都係,很難叫觀眾投入在乎一對太廢的罪犯。而所謂黑色,這對表面好人好姐沒什麼殺傷力的社區普通人,也沒有其他肌理線條,去勾劃出他們喪心病狂的荒謬,只能膚淺地硬置格格不入和引不爆的笑彈。麥迪文演不出自以為食腦的 Nerd,Julianne Moore 也拿不準自私無腦的 dumb blonde 是什麼一回事,只有演保險索償調查員的 Oscar Issac 最有效發揮和掌握喜劇感。

再說 social satire 這另一主要組件,簡直慘不忍睹,一步步寫白人的嘴臉、野蠻和殘忍暴力,每次都像櫥窗陳列,做戲咁做,搭好大個棚不痛不癢,就叫捉錯用神。

總之,中產美滿的戳破,想辣不辣,求黑不黑,要乜冇乜,大造作得個桔。有些愚蠢,很荒謬,是優質蠢;有些蠢,純粹是蠢。

■ 畢明評語:可看可不看

堅離地死人劫案Suburbicon佐治古尼影評畢明麥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