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廣告牌殺人事件》:在痛、爛、愛中掙扎求存


three-billboards-outside-ebbing

在痛、爛、愛中掙扎求存

重要的事要寫先:這是一部必看的好電影,罕有令人難忘的佳作,說的是《廣告牌殺人事件》。如果這篇影評不足以說服你去觀看,也別錯過這作品,親身去看一次,讓電影自己去說服你。

看着,看畢,你差不多要被當中人性的赤裸、粗野和真實,撼動得無法言語,我們都在狼狽又踉蹌的,見證世事悲哀,世道的不完美,人性和關係的亂七八糟。

三塊廣告板,是一個喪女母親的擊鼓鳴冤,一字一血淚:Raped While Dying。可以想像身為母親的劇痛,她用廣告牌先重提冤案,再問兇手何在,後點名探長Willoughby責無旁貸。這高調的沉冤待雪,一方面把冷舊了的姦殺翻案,另一面向警方施壓,最後一個作用是讓追求公義的母親公開發洩悲痛。

Mildred 走上這條路,差不多與整個鎮的警方為敵,顯示了她的走投無路、無計可施,也建立了這個媽媽的不惜一切、悍然無懼。為了替女兒討回公道,她實在放不下這悲慘命案,「不敢回憶未敢忘記」是在世的人最起碼可以做的。

一個決絕而戲劇性的開端,展開了一次深刻的人性反思,圖譜斑駁的人性萬花筒,故事來到不同角色身上,每個家庭、每本難唸的經上的人性又轉一圈,每個面孔都有戲可演。

開於倔強、公義、傷害、後悔、原諒、殘忍,還有愛和愛得太遲。透過不經人工調味、最原始真實,美國小鄉鎮樸拙無華的痛與怒,救贖與寬恕,看冥冥中的天網有理和荒謬無憑。自《In Bruges》起,導演 McDonagh 便喜歡玩因果循環的無縫接通同時狗屁不通。Mildred 為了爭取公義近乎不擇手段,自衞傷人,一怒縱火;警員 Dixon 濫用警力,袒護警長,暴力毆打幫Mildred 的市民;警員 Willoughby 原來是好探長,有些案,實在窮盡力還是無能為力,他自己又有癌症。然後這些人和其家人,各有恩仇,Mildred 之所以特別痛,因為女兒死前自己對她的說話特別無情;Willoughby 特別無能為力,因為他身為好丈夫好爸爸好警長好人命短;Dixon 是 Mildred 的一面鏡,野蠻天真核心是好人,在這幫人半困獸式互相逼迫中,荒謬得喜劇,悲哀得切膚,諷刺得蒼涼,最後在笑淚交集中是人性的美和暖。可以便放下,可以便寬恕。在一場出色的悲喜劇中,在沒有左膠的世界,每個人都千瘡百孔,每個人都不是天使,每個人都在痛、爛、愛中掙扎求存。

■ 畢明評語:一定要看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奧斯卡影評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