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瘋.魔》:iPhone中經歷瘋癲


unsane

曾執導《毒網》和《光豬舞壯士》的史提芬蘇德堡,近年作品愈來愈大膽好玩,這次拍攝《瘋.魔》更是全以手機拍攝,成為繼 2015 年《Tangerine》後第二部用手機拍成的荷李活電影,相信會為日後用 iPhone 拍戲的趨勢引發不少討論。《瘋.魔》早前在柏林影展世界首映,觀眾反應熱烈。用 iPhone 拍戲,無論燈光或攝影都須以另一種思維考量,《瘋.魔》以典型的 B 級驚慄片格局吸引觀眾,主角 Sawyer(Claire Foy)是典型強悍事業女性,工作以外的生活相當功能性,午餐是千篇一律的快餐沙律,寂寞的話便上交友網找人互贈體溫與興奮。直至某日她尋求心理輔導,本來打算追求心靈安穩,卻竟令她被療養院變相拘禁。蘇德堡以昏沉燈光和各種密室佈置,成功打造療養院無處可逃的恐怖氛圍,而 iPhone 打造出來的粗糙質感,也正好切合戲中的壓迫感。

剛奪得金球獎戲劇組視后的 Claire Foy,在片中極有發揮,壓場感由頭帶到尾。無論是到療養院前與同事的相處,或在療養院後精心策劃逃亡計劃,她都能充分掌握人物的心理變化和轉折。逃亡過程拍得緊張,癡戀 Sawyer 的毒男(Joshua Leonard)混進療養院當職員只為接近她,甚至不惜一切企圖佔有她,他的心理狀態比所謂病人更瘋更癲。外國報道曾踢爆美國不少療養院都故意拖慢治療,務求賺盡醫藥費,令《瘋.魔》的故事增添幾分寫實感。究竟瘋癲如何界定?毒男的行徑構成傷人與滋擾肯定是癲,但 Sawyer 在經歷所謂心理治療後,心魔如影隨形,精神其實更恍惚。或者一如戲中 Sawyer 在療養院中的室友 Nate(Jay Pharoah)所言,在精神病院中的病人十個中可能只得一兩個是真的有病。講到底,最癲最有病的,還是美國社會本身。

■ PS評語:不妨一看

瘋.魔Claire FoyUnsane影評手機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