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當祈禱落幕時》:悲劇無關命運天意


inori-no-maku-ga-oriru-toki

悲劇無關命運天意

不捨得。說的是阿部寬飾演的加賀恭一郎這個角色。作為日本推理作家東野圭吾筆下的角色,加賀恭一郎由 1986 年開始在小說中登場,更自成系列,故事曾被拍成劇集,如今《當祈禱落幕時》標明是系列的終章,意味將來大家無論在文字或影像中都不會再看到他的蹤影,如片名所說真的要落幕,怎能不感到可惜?

加賀恭一郎有過人的偵探頭腦,推理冷靜透徹,成功追查多宗離奇命案。由劇集到電影轉眼已八年,阿部寬和加賀恭一郎早已融為一體密不可分,他的「為食」與間歇性offbeat,令他有如人形町警局中的孤獨美食家。講明是最終章,今集故事的焦點也順理成章落在加賀恭一郎身上。一切由東京某殘破住宅發現女屍開始,屋主行方不明,來自滋賀的死者與屋主從表證看來毫無關連,唯一線索就是死者來東京時曾見過已成知名劇場導演的中學同學淺居博美(松嶋菜菜子)。對案件毫無頭緒的刑警請加賀恭一郎幫忙查案,卻令他發現了一段和他已離家多年的母親相關的往事。

一如東野圭吾以往作品,《當祈禱落幕時》以駭人案件連結一眾相關人物,但案件背後要控訴的,其實是親情缺席和社會崩壞,令人性被無奈扭曲。片中的悲劇之所以發生,從來不是天意弄人,而是人的自私與不負責任。死者,兇手,淺居博美,加賀恭一郎,看似相安無事,故事層層遞進,揭出他們千絲萬縷的關係,條理分明,令觀眾充分體會破碎家庭帶來的殺傷力。未到最後,觀眾也難以猜出犯人的行兇動機,懸疑張力由頭帶到尾。阿部寬的演出令角色更見可愛討喜,松嶋菜菜子的深沉冷冽,內在的壓抑收放自如,證明她早已擺脫花瓶定型。片中加賀恭一郎的母親長居仙台,涉案人物在核電廠工作,令人想起311大地震和核能發電等議題。中下階層被生活所困,無法衝破貧窮的牢籠,也是東野圭吾作品中經常探討的社會現象。

看着加賀恭一郎一邊查案,一邊游走東京日本橋和人形町一帶的各式和菓子店,簡直令人想立即到東京重訪他的美食路線。小社區守望相助的精神,老店街坊的鄰里人情,這些行將失落的美好價值,但願不會和已成終章的加賀恭一郎一樣,只能成為追憶。

■ PS評語: 不妨一看

當祈禱落幕時影評阿部寬松嶋菜菜子東野圭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