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小偷家族》:他們的罪是不幸


a-01c

他們的罪是不幸

安藤櫻被警方拘留問話,問她「家」裏的人當她是什麼那場戲,她的演出是瘋狂的,是黐線的好!聽到問題,渾身悲鳴,她不斷捽自己的額頭,淚汩汩奔流,抹淚、捽頭,出不了聲,出不了聲,最後吐出一句:我也想知道。《小偷家族》是用靜水滴穿心那種劇情片。

太震撼。單是看這場戲已值回票價,我心底是不停的「哇」,太厲害。對上一次被一個演員一場戲撼動得那麼厲害,是阿爾柏仙奴在《教父》第一集,他第一次殺人,在餐廳廁所拿了槍,回到座位醞釀情緒,不安、緊張、拚了,短跑式衝出各種紛雜賀爾蒙,湧入眼神面孔,是永恆、是經典。

安藤櫻的無以名狀顫抖也可怕,這個被自己家人虐待,卻善待街上弱小及被遺棄可憐人的善心「姐姐」、「媽媽」、「女兒」,她委屈地扮演了別人沒有理應承擔和演好的角色,卻成了罪犯。她犯了什麼罪?偷竊、拐帶,還是:不幸?

這一家人,一個《小偷家族》,沒錯是貧窮,全家男女老幼擠在一間破又髒的小屋,每人靠幹粗活、散工或不見得光的工作,或養老金、或榨取別人的同情兌現金錢,為一家餬口。不夠,就去偷。物質,這家人有點缺,但不缺是溫暖、照顧、親愛和守護。

當社會崩壞、家庭故障,父不父、母不母、夫不夫、兄不兄之時,在職貧窮、親情餓荒,被親生家人遺棄的人,擠在一起互相取暖,互相關顧,填補了社會、親人、家庭的不足。這班沒有血緣的人被家人當垃圾,棄妻的棄妻、棄女的棄女、棄子的棄子,過來人、被人遺棄過的成了拾荒者,撿起了無人關心的老幼,奢侈地盜取和締造自己失落了的人倫關係,他們偷的,是暖。

影片開始時是寒冬,這家人拾了個冷得孤苦的小女孩回家,她失蹤了,家人不問的。家中的小哥哥,也是拾回來,家人也沒追查過。盡量工作,沒有工作,「大家是一點點的窮下去」,但這家人夏天會一起去游水,那畫面,是一般中產的馬爾代夫,是窮得有情的世外桃源。

是枝裕和鏡頭常帶感情,這「偽家庭」比太多真家庭更像家庭,兄是兄、妹是妹、婆是婆、母是母,雖然是偷來的。婆婆不用孤獨死,哥哥可以讀書了,他們靜靜多謝了身邊的家人,儘管這個「不合法」的家最後破碎,他們有過的溫馨,卻是悲哀社會必須的反省。

畢明評語:一定要看

小偷家族影評是枝裕和安藤櫻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