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就算世界與我為敵》:當公義是違禁品


a-44772

當公義是違禁品

有時會想,這個世界究竟要幾多秋菊、幾多Reza,去讓世人知道,有些國家、有些極權,太多貪腐、太少文明,仍然令人類活於、受害於太多政治癌症的污染人間。

秋菊,當然是為了討回公道不停打官司那位,Reza,就是伊朗《就算世界與我為敵》的主角。

伊朗是一個怎樣的國家?除了國際新聞提供的集體印象,一個比較近距離的事實,比報紙上的伊朗更貼近的,是本片的導演Mohammad Rasoulof曾因為「未經許可進行拍攝」,被判監六年。叫我想起憑出色得過分之作《Taxi》,贏得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另一伊朗導演Jafar Panahi,他因「危害國家安全」等罪名,被禁止進行任何電影相關工作(他當然是突破盲腸禁令繼續暗拍啦)。

反映社會的不公義,反省國家的人權問題,宗教歧見、性別政治等等,便會被批成「危害國家安全」的地方,就是伊朗。本片主角Reza已經避世「退隱」到經營金魚農場維生,有大學教授不做,正直的性格令他無法在外面的世界正常存活,這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自處和退讓:不同流合污,寧願遺世獨立。可惜仍不夠。

事與願違。當不公義是常態,貪腐是最流通的貨幣,那個地方怎會有一吋淨土?開局有點緩慢的moral social drama,以Reza頑固的是非觀作為武器,讓他以大衞的身份,不屈不退的與扭曲不堪的司法惡魔巨無霸決戰。

退隱到魚塘,一樣受到地方土豪惡棍、商業霸權迫害,當社會沒有文明公正的體系,為利益為生存,滋生了一個人吃人,人人參與破壞公義的腐敗社會。個個出錢出力走後門,你不走別人走,你就會成為最笨和最被欺壓的一個。死也拒絕玩賂賄遊戲的Reza,一步步對抗下去,落得一次次被擊倒和敗訴。連身為他妻子的也有代表建制的身份,用校長職權給予她的權力去施壓,希望可以幫到丈夫Reza,這活脫是個你不迫害人只有永恆被欺負的世界。

熱身後,影片讓你不停捱不公義和冇天理的拳擊,影像比喻非常清楚,那些洗澡戲,盡見Reza疲倦地沖洗污垢,像想洗清他沾到的一切醜陋和不誠實,可惜走的路,在鏡頭下,都是孤獨的,當公義是違禁品,正直的人,只得一個下場。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畢明影評】《就算世界與我為敵》Reza秋菊Mohammad RasoulofJafar Panahita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