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獨行煞星》:悲劇受害英雄的救贖


95movie01a

悲劇受害英雄的救贖

非常暗黑、暴力、痛苦,關於殘忍和救贖的高濃度電影。

《獨行煞星》導演交出了從影以來最鋒利簡潔的佳作,選上了捨他其誰的Joaquin Phoenix演這個「悲劇受害英雄」,完全最佳組合,難怪他拿下了康城影帝,同時兼任編劇的導演Ramsay榮獲最佳劇本。

Joe,是非典型「悲劇受害英雄」,本來,他是個退役軍人兼前FBI特工,但片首一連串零碎的畫面:自我窒息、收拾現場、清潔兇器,特寫、主觀鏡,不發一言,乾淨俐落,建立了一個有故事的獨行煞星。為什麼他會自殘?為什麼他要殺人?到底他是什麼人?

表面,他是平靜地和年邁母親相依的兒子,但一身傷疤,終日想自殺、沉迷自殘,是照顧母親令他太壓抑、把他逼瘋,還是為了母親,承受着戰場的創傷後遺,這個使用暴力眉也不皺的人,才不自殺活下去?

後面,是一個令人心碎的back story,用雜沓的回憶碎片,讓看官自己慢慢逐片砌圖般砌出Joe的成長創傷和心理狀態。不必等到打過波斯灣戰爭,他一生都是惡父的創傷後遺,家暴、虐待他,虐打母親,在這種暴力下生存和生還的他,對使用殘忍的「體罰」、傷害別人的身體,自然沒有困難。明白了,「我父親是惡魔」,與導演上一部《我兒子是惡魔》眉來眼去。

但Joe沒有成為變態殺手,卻是專門幫父母尋回被拐作性交易少女的地下拯救者,或許救這些和他兒時一樣、不幸被abused的孩子,是他的救贖。他,沒有《獨行殺手》阿倫狄龍的優雅、的瀟灑,他走入「淫竇」救人殺人的一幕,官能、血腥,專打不安穴位,導演成功營造充滿缺憾的悲劇英雄,他的身世他的「職業」他的行為,都叫人不安,而你同情他。這種不安,近乎Michael Haneke的不安,又比Haneke厲害。Joe的血腥暴力,烈級程度不遜《原罪犯》的朴贊郁或塔倫天奴,只有更赤裸,不風格化,反而更痛。從一個過來人,不享受地執行,有一種扭曲的殘忍。

什麼政客腐敗、局中陰謀,都是伴碟,重點是這個角色帶動的劇本,承傳了《這個殺手不太冷》的佬與女孩另類相濡以沫,Joe拯救了女孩,女孩也救了這個把憤怒和暴力用於「善良」的受苦靈魂。

 

畢明評語:一定要看

獨行煞星Joaquin PhoenixLynne Ramsay我兒子是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