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屍殺片場》:瘋狂中回歸初心


a

瘋狂中回歸初心

刀仔是可以鋸到大樹的,電影世界或者太現實太殘酷太商業,但只要你夠膽嘗試夠膽破格,還是可以殺出一條血路。《屍殺片場》沒有明星加持,更不是日本商業電影慣常採用的小說/漫畫改編模式,導演上田慎一郎曾拍過獨立短片,《屍殺片場》是他第一部長片。在製作資源緊絀的情況下,他以行動來證明拍一部好的電影,還是回歸創意與初心。憑着港幣廿二萬的超低成本,上田慎一郎一手包辦導演、編劇、剪接,只差未親身上陣幕前演出,打造出日本獨立電影的票房奇蹟,也向觀眾和業界證明,好電影最重要的始終還是故事和意念。

《屍殺片場》打正喪屍旗號,以戲中戲形式道盡電影拍攝的瘋狂百態。片中的導演日暮隆之(濱津隆之)為拍喪屍電影,與劇組人員前往深山中的廢棄濾水廠拍攝,但男女主角卻演技欠奉,同一場戲連拍四十多次仍然NG未能收工。電影一開始至中段一鏡到底,三十七分鐘一take過,配合戲中的日暮導演認為無論如何都要繼續roll機,正正就是《屍殺片場》原文片名《Don’t stop the camera》帶出的精神一樣。當觀眾以為《屍殺片場》只是純粹玩喪屍追逐搞驚嚇時,電影的下半部卻來個令人出其不意的大逆轉,回溯這部戲中戲拍攝前一個月的光景,就像按了一個reset掣,然後一切重新來過,讓觀眾明白電影頭三十七分鐘那段喪屍片是怎樣嘔心瀝血,歷盡各式騎呢古怪後拍攝出來。

與其說《屍殺片場》是一部關於喪屍的電影,不如說它是一部關於電影的電影才更貼切。片中的日暮導演追求完美但卻遇上神級麻煩隊友,演員的大牌與虛偽、幕後人員各種難以想像的「甩轆」,全都驚險萬分,比喪屍更可怕也更令人想死。日暮導演與幕後人員見招拆招,過程癲狂,令我笑得幾乎流淚。化險為夷順利執生的背後,體現的是拍攝電影的辛酸,以及創作人在惡劣環境下的奮勇與堅持。好玩、好喪、好癲、好笑的同時,說出的也許就是導演上田慎一郎和不少默默耕耘的電影創作人的心聲。

PS評語:一定要看

屍殺片場影評上田慎一郎濱津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