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我的破嗝Miss》:糖衣勵志,幸不肉麻


b1

糖衣勵志,幸不肉麻

印度電影,除了以一種歌舞格局「波里活」馳名於世,其勵志左膠大愛無限,也是另一長期特徵,就像韓國風的煽情催淚喊苦喊忽一樣。

《我的破嗝Miss》沒有載歌載舞,自然要重手溫馨、強烈感動了。勵志左膠其實也沒太大問題,只要你情真不造作,動人而不肉麻。本片其實是做到了,儘管有點長氣和太過糖衣。

荷李活早有改編自同一本著作《Front of the Class: How Tourette Syndrome Made Me the Teacher I Never Had》的電影,真人真事改編的《Front of the Class》,故事當然就是關於患有罕見神經系統故障「妥瑞症」患者的不正常。單是「不正常」三個字,已經可以令一個人一生,活於歧視、排斥和不平等之中,受盡欺凌與萬劫不復。

妥瑞症患者會不規則、也不自願的發出叫聲和身體抽搐,忽然無由來怪叫或抽一抽筋似的,冇藥醫,像一種神經系統殘缺,而症狀會引起注意。於是原著的主角、電影的主角,在童年、學校和社會,求學和求職時,都受到極大的奚落、取笑和看不起,儘管心智上他們百分百健全。Naina正是從小到大,被老師針對,以為她在課堂整怪聲出小動作,引起注意或搗蛋,求職時也永遠被拒絕,因為沒有學校想請個有打嗝強迫症,有「怪病」的老師。

但她的夢想是當教師,因為她年幼時,終於遇上個仁慈的校長,不但接受了她,當她普通人看待,更重要是他說學校是讓大家學習新事物和變好成長的地方,她的病症,正好讓全校都有機會學習,是非常命中要害的正能量。

把故事移植到印度,相對美國更落後的文明和醫學常識、更貧富懸殊、階級勢利吃人的社會,Naina的受歧視和不屈不撓更加成立了。但導演以喜劇手段,把病徵變輕鬆,化「不幸」為可愛,更把她終於找到一份賣剩蔗老師工作,變成一個證明自己,普渡邊緣青少年於自我放棄之中,劣班生因為她的活潑教學和傾力教誨,這受慣欺凌的過來人老師,知道貧窮學生被富貴人家看不起的自暴自棄,受她感動奮發自強,雖然稍嫌把社會問題和人性過度簡化,青少年問題一次變好又得,得咗,但娛樂十足,善良可喜,沒有討好得太肉麻,也是正氣之選。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我的破嗝MissFront of the ClassHow Tourette Syndrome Made Me the Teacher I Never H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