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翠絲》:活出真我絕不容易


11movie01e

活出真我絕不容易

要做真正的自己,其實從來不容易,更何況是大半生都活在壓抑與自我否定,希望變性的中年男人?向來形象陽剛硬朗的姜皓文,這次顛覆他一貫的既定形象,飾演生活看來淡淡似是湖水,卻被逝世好友阿正的丈夫阿邦(黃河)翻起內心漣漪的眼鏡店師傅大雄。電影由曾奪鮮浪潮大獎的新進導演李駿碩執導,資深電影人舒琪參與監製,頗有跨代電影人傳承的意義。李駿碩的得獎短片《瀏陽河》以性工作者與身體殘障人士的微妙感情為題,這次首次執導長片,主題也是社會上被歧視和無視的邊緣社羣,拍出來也平實自然,體現導演的人文關懷。

《翠絲》中的大雄早在年少時已發現自己喜歡穿女性衣服,幻想和希望自己成為女性,只是礙於社會環境而埋藏這不能說的秘密。與其說易服是身份的顛覆與扮演,主流社會對男性的定型和規限,其實也是角色扮演。大雄配合社會要求他飾演的角色,表面看來一家和睦,但他與妻子安宜(惠英紅)及一對兒女(吳肇軒及余香凝)的關係非常疏離,早已凸顯他和家庭的格格不入。姜皓文演活了大雄的痛苦,其後大雄得阿邦鼓勵活出自我,姜皓文也成功拿捏變性後的女性心態和形象,平實而不會太戲劇化。當然,變性後的女性形象究竟是否只限長髮和絲襪,或存在其他可能,也是很有趣的課題,值得再作研究。
獲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袁富華,飾演的「打鈴哥」也算是大雄青少年時期的啟蒙。袁富華的女生男相,舉手投足充滿媚態,他以「老乾旦」之姿唱戲也是回應了大戲傳統中的性別模糊和倒錯。惠英紅演的安宜多年來深知丈夫秘密,只求一家齊整,大雄坦承一切後,她無法面對,和他的激烈爭吵,姜皓文和惠英紅演技爆發。

安宜與兒子酒後吐心聲一幕,惠英紅把角色的痛苦、失望和無助發揮得有如流水行雲,絕對是實力表現。雖然大雄和阿邦的曖昧關係未作深入鋪排,姜皓文和惠英紅也有點像姊弟多於夫妻,不過也無礙電影整體水準。「打鈴哥」、大雄和大雄兒子,三代人對性別也有不同看法和理解。當然,讓觀眾和社會大眾了解跨性別人士的心聲,相信也是《翠絲》的使命。要推翻迂腐社會價值未必容易,如今主流商業片能以此為題材,已很令人鼓舞。

 

PS評語:一定要看

翠絲姜皓文李駿碩舒琪瀏陽河惠英紅吳肇軒余香凝袁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