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翠絲》:誠意話題足但劇本弱


p2535741782

誠意話題足但劇本弱

話題作三個字,來自題材的爭議性,又或者是作品的「大件事」、大製作、難得陣容都可以是大件事,爭議性往往因課題的聳動和惹味多汁。然而話題性去到最後,還看披着「話題外衣」下的真身是否夠承托力,擔得起可借的力。好的劇本和製作,可成就話題性,不足的故事和執行,靠話題成就自己,問題是《翠絲》屬於哪種?

關於易服癖或跨性別人士的題材,其禁忌和「野味」另類異色,隨着社會慢慢開放文明,那種獵奇況味已略為減退。二○○五年美國已經有《Transamerica》講述一個做了一半變性手術的男人,以女兒之身去被迫面對「他」素未謀面的兒子;近年又有《The Danish Girl》刻劃男變女的心路歷程和掙扎,《翠絲》的震憾性和吸引力,很大程度來自姜皓文如何演活翠絲,和整個故事的感染力,話題本身的刺激性已經不算太大。

一個斯文規矩的中年男人,大半生礙於世俗眼光、價值批評,不敢忠於自己,自欺欺人結婚生仔,做個安分守己,讓真我活在暗角,有可想而知的掙扎和想像得到的痛苦,可惜是未見深刻動人,欠奉不足為外人道的悸動。

片中有各式心思佈置,包括唱戲的老男旦Darling哥之姣和可愛,他台上台下「合法」與「非法」的性別顛倒,男演女,男是女,與主角翠絲的矛盾和性別困局相映呼應。章貽和說她「最佩服老藝人,特別是男旦,他們被趕下舞台,剝奪尊嚴,過着卑微又可憐的生活。」三言兩語透視男兒身女兒心之苦。

大雄未變翠絲之前,其太太也玩唱戲,她唱的卻是「平喉」,是男性角色,也是性別調換,玩味想做女人的大雄找了個「演男人」的老婆之微妙。當然,片中除了忠於自己身份、性取向、性別取向,身體是自己的與人無尤等之理直辯證,也有世俗宗教和道德對性小眾的迫害。然而劇本其實薄弱,一切來的一板一眼,情感和內心鬥爭水過鴨背,除了大雄跟妻子「come out」一段刻意到肉,其他的戲劇都頗生硬刻意。

不能不讚是惠英紅的出色,對老公的無法接受,對自己的無從自處,與兒子的「同病相憐」,都演得自然動人,反而姜皓文的翠絲,意外地發揮不大。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翠絲TransamericaThe Danish Girl姜皓文惠英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