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你好,之華》:離地的遺憾


12movie01e

離地的遺憾

懷緬過去的確會令人容易陶醉。二十多年前的《情書》,成為了一代人難以磨滅的青春回憶,當中的美好、失落與感傷,中山美穗出塵的優雅、柏原崇青澀的俊美,一切淡然得來令人難忘,岩井俊二也憑本片而奠定神級地位,晉身文青偶像。來到二○一八,《情書》來了個變奏,《你好,之華》的英文片名《Last Letter》也似是回應《Love Letter》(《情書》的英文片名)。岩井俊二也表示《你好,之華》某程度上是《情書》的延續,讓《情書》中的遺憾輪迴至今日中國,轉化成岩井俊二執導的首部華語片。

情懷這回事本來應該歷久常新,也應經得起時間考驗,但問題是當社會急速發展,書信作為傳達情感工具的作用早已大不如前。《情書》中的九十年代,互聯網剛開始普及,手機更是遙不可及,以信件表露心迹絕對自然不過。書信的特點在於時間,一來一回,字裏行間充滿期待與想像。《你好,之華》以今時今日的大連和上海為主場景。周迅飾演的之華因姊姊之南突然離世,代她出席中學同學會。之華在同學會中重遇昔日的傾慕對象尹川(秦昊),尹川與她交換WeChat希望保持聯絡。之華回家後被丈夫發現尹川給她的曖昧短訊大為震怒,繼而摔爛她的手機,而這也成為電影建立之華與尹川日後只能以寄信聯絡的重大理由,刻意令寫信這件事變得合理。

之華代姊姊出席同學會,卻不交代姊姊死訊,甚至錯有錯着讓同學們誤認她就是之南,但問題是之南和之華並非雙生兒更不是同班,談起舊日往事理應穿崩。當我也像之華的丈夫般擺明對之華提出質疑時,之華也只是推說事隔多年人的樣子會變而把理由帶過,一切都是為把她和尹川之間的書信往來合理化而設,有點不惜一切,忽略了故事和人物的可信性,種種漏洞凸顯了劇情的彆扭,令人難以投入,更遑論被感動。

電影回溯之華之南的少女時代,八十年代的大連拍出日系簡約清新感,難免有點離地。全片最令我驚喜的,是飾演少女版之華的張子楓,情感轉折拿捏精準,內斂得來充滿爆發力。現時岩井俊二已籌備開拍《你好,之華》日本版,由松隆子和福山雅治擔綱。日本人的獨有含蓄和內斂,還是放在日本較行得通,至少我願意相信日本女性更有可能被丈夫摔爛手機而忍氣吞聲。看《你好,之華》,感覺很尷尬,就像明明我以為自己是在無印良品,但原來去錯Miniso。

 

PS評語:可看可不看

你好之華Last Letter情書Love Letter中山美穗柏原崇岩井俊二周迅秦昊張子楓松隆子福山雅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