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傲明視評】《身後事務所》:偽日劇進擊


afterlife_pic03

都市人睡得晚,無綫午夜劇場收視有六點,完勝Viu黃金時間收視。既然香港人十一點後仍有追劇癮,ViuTV重啟自製劇決定開拓晚上十一點三十分檔,若劇集做出口碑,從無綫《新聞檔案》、《天氣報告》和《瞬間看地球》搶走觀眾並非沒可能。可惜,《Plan B》作為頭炮太幼嫩和不完善,如意算盤打不響。

接檔的《身後事務所》卻帶來希望。劇集由《瑪嘉烈與大衛》作者南方舞廳監製和編審,也是她唯一沒有原著小說改編的一齣劇。從《綠豆》一鳴驚人,到《前度》未竟全功,有人歸咎換了導演,其實劇本問題更大。這系列改編難度在原作是散文式,需把碎片聚集成故事。《綠豆》拿捏準繩,但《前度》散亂無章,而且刻意放大前作成功元素,過猶不及,過分文藝的風格變得造作和無病呻吟。

抱着這份擔心欣賞《身後》,意外地沒有《前度》弊病。故事講述吳肇軒女友失蹤,他守着女友的書店等着她回來,為了生計跟好友經營「身後事務所」代人處理死者遺物,卻每每遇上靈異事件而揭示亡魂們故事。

作為半小時劇集,省卻主要角色出場,沒有由零敘述女友如何失蹤,事務所如何成立,而是由第一分鐘接受客人委託,集中於張松枝飾演的區議員跟逝世女友的感情轇轕,二十二分鐘篇幅很夠用,更留下不俗懸念,令人有追看慾望。不得不提,《身後》和《VR驅魔人》在取材上有重疊之處,但前者技巧熟練得多。

事有湊巧,現正播映的日本深夜劇《dele》正是開設事務所處理「電子遺物」,同期播映不涉及抄襲,但《身後》首十五集採用單元模式,加上日本也有半小時深夜劇,相信日劇迷在《身後》能夠感受到熟悉的味道,只擔心後十五集單一故事能否維持質素。

Viu走日劇風是好方向,演員班底年輕,可以製作出跟無綫截然不同的劇集。另外,南方舞廳主力為Viu創作,其監製劇質素比外判劇平穩,證明外判劇質量監管出現了問題。Viu減少外判,培植自己班底,才是長遠之計。

身後事務所南方舞廳瑪嘉烈與大衛吳肇軒張松枝de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