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傲明視評】:誰在乎公平


s001

去年《香港小姐競選》最大爭議是鄭裕玲一人兩票令雷莊𠒇反敗為勝奪冠,公信力受質疑,到今年港姐重設觀眾投票,於準決賽入決賽佔一半影響力,三甲百分百由觀眾投票決定名次,最後大熱勝出,跟民意相符,沒有惹起眾怒。

同一星期,《全民造星》亦有評判爭議,節目在四十進三十階段安排兩組導師負責的參賽者內鬥,每組二十人分四隊對決,輸掉的兩隊共十人進入淘汰區,由導師挑選五人出局,兩組合共淘汰十人。

事緣每輪對決由星級評判團定輸贏,五位評判是蕭定一和旗下藝員/導演,每人一票決定哪隊勝出。首先是評判評語如「嘈」和「送殯」被認為有欠尊重,質疑參賽者名字和髮型被認為跟演出無關,但最大罪名是賽果跟導師意向不符,導演吳漢邦認為參賽者離題(戲劇)而投下關鍵一票,引來導師劉美君出來「釋法」影響賽果,輸變贏,贏變輸。經改變賽果而勝出的贏家自覺勝之不武,主動進入淘汰區,總結是一場大龍鳳。

這跟去年港姐有相似之處;港姐是八名評判順序投明票而打和,最後由鄭裕玲投出第二票,一人之力扭轉賽果,《造星》也是不同步明票,經常由最後一人(更多時候落在老闆蕭定一手上)定輸贏,予人兒戲之感。曾志偉說過:「港姐參差每年都有,節目水準才是最重要。」去年有問題的是賽制,而不是鄭裕玲,而《造星》的評審問題不在蕭定一等人,而是節目製作組。

這卻是節目組刻意為之;評判由他們邀請,準則由他們提供,「戲劇」由他們界定,鏡頭捕捉導師、評判抉擇的反應,也沒有阻止劉美君出來,甚至主動遞咪,事後監製公然在社交媒體說她很憤怒,彷彿節目有不公平她不需要負責。這就像港姐不是尋求一個公平的評審準則而永續下去,而是每年變換玩新花樣,說到底,這些節目不止選秀也要有綜藝成分,只可憐蕭老闆食了死貓。

但這是成功的,節目有追看性有癮頭,可惜捧場客不多,連這粒大花生也要節目播放後兩天才有人報道。

香港小姐競選《全民造星》蕭定一劉美君鄭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