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傲明視評】《救妻同學會》:周播劇的高難度


q180701w110

從去年《踩過界》的周六日檔和《雜警奇兵》的周日檔開始,無綫開拓周日黃金時段,先後開拍《十二傳說》、《金宵大廈》和《救妻同學會》三齣周日劇,決心不可少,但這份決心敵不過無綫排陣的機動,尤其周日檔經歷完《三個女人一個「因」》帶來的小陽春後,在播放《冒險王衛斯理》後變得沉寂,到《延禧攻略》延誤了《十二傳說》首播,隨即傳來消息,《十二》將由十二集兩小時劇,剪輯成二十五集一小時劇,不會做周日劇。到《延禧》播完,果然,《十二》和《金宵》沒有接檔,也再沒有周日劇開鏡。

《救妻》很可能成為唯一一齣特地為周日檔拍攝而最後放在周日播出的劇集。為何《救妻》的周日劇地位無可動搖?意外從首播片尾看出端倪。除了最常見的「產品贊助」,還多了一項「跨平台媒體贊助」,而且品牌有十個之多。回想起來,故事開出有聖誕氣氛,而劇集檔期會橫跨聖誕播到農曆新年以前,不難推測,由於周日檔期較平日易排陣,《救妻》訂了檔期並以劇集內容配合,尋找間接廣告機會,如此說來,也能明白無綫做青春劇為何不用全新臉孔而用上胡鴻鈞和劉佩玥兩個舊人,畢竟要同客戶交代呢。

回說劇集本身,體驗了周日劇的難度。二十集劇放在周日播放,觀影體驗斷裂,今周不記得上周劇情,所以,最終表現較佳是取勝於人物,如盲俠大律師和多重人格女律師,半單元式容易追看和消化。另一方面,連續播放兩小時,對觀眾也是負擔,一是緊湊如電影讓人喘不過氣,或是變喜劇輕輕鬆鬆兩小時,這是兩個極端取向,《救妻》很貪心,希望游走於兩者之中;表面是青春劇,但主線是擄人勒索,兩個時空交錯陳述,推測哪一個宿友們是幕後黑手,如此設置,令人想起日本漫畫《20世紀少年》,糅合了現時空的離地和舊時空的貼地,是一項極高難度的挑戰。首集評價參差,除了拍攝問題,主要是內容跟觀眾期待有落差,《救妻》的局太大,要追看下去才能公允評價。

救妻同學會胡鴻鈞劉佩玥20世紀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