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1】唐詩詠首談分手 一百分女友令洪永城感壓力


唐詩詠入行十多年,從來沒有想過要投入角逐獎項,不過今年卻例外,她會主動拉票,皆因不想外界失望,她覺得對手強勁,能夠一起角逐也非常開心。唐詩詠入行十多年,從來沒有想過要投入角逐獎項,不過今年卻例外,她會主動拉票,皆因不想外界失望,她覺得對手強勁,能夠一起角逐也非常開心。

 

被喻為「最佳女朋友」的唐詩詠,今年五月與洪永城分手,兩人「再見亦是朋友」,至今仍有聯絡,埋下復合一線。

唐詩詠拍拖,網民最關注,更封她為 “GirlFriendable”,即一百分的女朋友;不過今年五月,唐詩詠與洪永城在社交平台宣布分手,結束兩年感情,當時他們指分手不涉及第三者,雙方和平協議下分開,而且「再見亦是朋友」;對於分手一事,唐詩詠當時不願多談,其實那時正播映電視劇《不懂撒嬌的女人》,她在劇中飾演 “Cherry”,角色對愛情既執着又堅持,而且認真對待婚姻,外界覺得 Cherry 的愛情觀,與唐詩詠本人非常相似,令大家覺得他們分手是與在結婚問題上未能達成共識有關。

 

跟 Cherry 一樣
「愛情不一定要擁有」

 

談到 Cherry,連唐詩詠也說自己跟角色的愛情觀相似,她說:「監製找我演時,指 Cherry 是屬於我的角色,我也覺得自己的經歷對角色是有幫助的,其實開拍半年前,我已開始了解角色,開拍前一個月已完全入戲,就算拍畢後,也很難才可抽離;我與 Cherry 一樣對愛情非常堅持,認真看待婚姻,Cherry 給了我另一個角度去看愛情,令我明白『愛情不一定要擁有』,我與 Cherry 一樣,依然覺得結婚是一件認真的事。」

【封面故事2】唐詩詠全力爭視后  Cherry、Mall 姐叮噹馬頭

唐詩詠一直沒有正式回應過分手原因,問她跟洪永城為什麼會分開?她說:「有好多原因,(是否與 Cherry 一樣,因結婚與否的問題?)真的有好多原因,例如壓力,我一直以為拍拖只是兩個人的事,而且我是金牛座,只會活在自己的世界,不理外面的事,原來另一半不是這樣的,原來他是有壓力的,(一百分女友有關?)可能是,以前我不知道這會令他有壓力,所以將來再拍拖,我要學懂怎樣保護對方,為他設想,(結婚呢?)其實拍拖,相信都會視結婚為目標,我們沒有定下時限,這方面也沒有壓力,(彼此傾過這問題?)嗯……大家步伐不一致。」

 

4-6唐詩詠與洪永城拍拖兩年,雖然今年五月已分手,但兩人「再見亦是朋友」。

縱使做不成情侶,但再見亦是朋友,二人仍偶爾聯絡,令人對復合有聯想,唐詩詠說:「隨緣,(不抗拒?)現在不是時候,其實問題(指分手時)沒有解決,只是因為我們愈來愈成熟,看問題的角度不同而已,問題是仍然存在的,都是隨緣。」

從唐詩詠的說語裏,流露了點點蛛絲馬迹,壓力及步伐不一致是成為二人分手的導火線,本刊致電洪永城,對於與唐詩詠的感情及會否復合,洪永城說:「不回應了,不想再講感情事,大家都要行將來的路,已經半年(指分手),不想再講,再講下去只會沒完沒了,不過我會支持她爭視后,會投她一票,她與王浩信演得非常好,她真的放了時間在此劇,其實她演戲已有一段日子,絕對有實力拿視后,不過她的性格非常低調,好少主動爭取,我覺得有些東西都要主動些,至少要讓外界知道她入選,所以我會幫她拉票,如果她真的拿到視后,我會非常開心。」

 

前度再見亦是朋友
跟崔建邦像家人

 

除了洪永城外,唐詩詠與崔建邦也是「再見亦是朋友」,外界總是不明白她為何與前男友可以做到這情況,她說:「以前年輕時做不到的,其實我視他們(指崔及洪)為朋友,他們有事我會支持,當然我希望他們不要出事,(仍有聯絡嗎?)不是經常,朋友不要常常見面的。」唐詩詠是愛貓之人,有傳她現時家中的貓是崔建邦送的,她說:「是他買的,其實都是我的貓,另一隻是收養,(看見牠們時,有否想起崔建邦?)我與他(指崔建邦)已再久一點,有點似家人感覺。」

唐詩詠說跟崔建邦現在像家人多一點唐詩詠說跟崔建邦現在像家人多一點

崔建邦送的貓咪,依然在唐家生活。崔建邦送的貓咪,依然在唐家生活。

bkn-20170513154348430-0513_00862_001_02b樂觀積極的唐詩詠曾於社交媒體上表示:「生活就好似一塊鏡,只要你笑,它就會跟着笑。」回應分手事件。

■ 撰文:陳樂茵/攝影:鍾漢平/化妝及髮型:Pinky Ku @ Jessica Chan Make Up Workshop/服裝:Club Monaco/場地:L16 @香港公園

唐詩詠洪永城崔建邦分手不懂撒嬌的女人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