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正專訪】瓔珞吳謹言拍《延禧》姊妹篇再做女一


雖然《延禧攻略》在內地已播完結局,但宮廷熱潮仍然未減,本周富察皇后秦嵐率先襲港,九月二十四日就輪到女主角吳謹言和嫻妃佘詩曼、傅恒許凱等人齊齊現身。
《延禧》的製作人于正,過往曾捧紅不少內地花旦如楊冪、趙麗穎、袁姍姍,到現在的吳謹言;這陣子吳謹言被內媒批評態度,不過于正就大讚她肯吃苦頭,于正更透露《延禧》不會有續集,但會用原班人馬拍攝姊妹篇,女一亦繼續起用吳謹言。

于正和吳謹言、秦嵐和飾演高貴妃的譚卓私下交情甚篤,《延禧》姊妹篇將由吳謹言繼續擔任女一。

于正和吳謹言、秦嵐和飾演高貴妃的譚卓私下交情甚篤,《延禧》姊妹篇將由吳謹言繼續擔任女一。

由編劇到製作人,再開設工作室開劇捧藝人,原來于正曾在無綫的上海分公司工作,○二年在內地劇集《帶我飛帶我走》便認識了佘詩曼,直到○四年阿佘拍攝《金枝慾孽》,于正被爾淳的角色深深迷住,不斷探究中國歷史文化,《延禧》正讓大家看到不少宮廷「冷知識」,好像南京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絨花頭飾、在清朝時期盛行的民間習俗「萬紫千紅」即是「打鐵花」等,看得劇迷津津樂道。

吳謹言憑《延禧》走紅,于正大讚她肯吃苦,而且演技好,是女一的材料。

吳謹言憑《延禧》走紅,于正大讚她肯吃苦,而且演技好,是女一的材料。

提到《延禧》選角過程,于正直言是「按字排輩」而進行選角,如果不合適、不喜歡就往下一個再選,這是他公司一個慣例,他說:「所以謹言她很幸運,因為她來的時候正好姍姍(袁姍姍)到期,走了,她就演了,所以這些東西我覺得是緣份。」但劇中唯一一角,是于正開劇前已定下人選,就是飾演富察皇后的秦嵐,于正更說是為秦嵐度身量做的,「劇本創作期間已經定了秦嵐,她氣質特別符合富察皇后,感覺無人可以取代,而且看了富察氏的生平,便覺得娛樂圈就只有秦嵐,所以我厚着臉皮去求她,因為她只演女一號的嘛,但是她也真的太好了,我們倆也關係好。」
《延禧》的選角,無論男女主角還是宮女太監,于正都要求要好演技,「選演員我一向都是選演技好的、最合適的。這劇裏的秦嵐、聶遠是好友,謹言和許凱是自己公司的;阿佘是我處女作的女一號,我非常了解他們,所以堅信他們可以演好。」為什麼大膽起用新人吳謹言擔任女一?于正說:「我每年都有計劃培養新人,從配角裏挖掘演技好,心態好的藝人,從楊冪、佟麗婭到趙麗穎、李一桐,再到吳謹言,都是自然而然的過程,她肯吃苦,演技精湛,有一定文學素養,是女一號的好胚子。」魏瓔珞一角深受歡迎,于正覺得吳謹言已交足功課,他說:「外形內在都比較契合,以她這個年紀來說,完成的還算不錯。」《延禧》中演員的片酬問題備受關注,于正亦為傳聞澄清:「我們的演員總費用是二千四百萬,相對於三億的製作費來說,一點都不多,佘詩曼不是傳言的二百萬,吳謹言更不是五百萬,佘詩曼在劇組拍了七十四天,片酬也是所有演員中最高的。」

《延禧》收視點擊破130億,劇中一眾演員均人氣急升。

《延禧》收視點擊破130億,劇中一眾演員均人氣急升。

問于正有想過《延禧攻略》會這樣受歡迎嗎?他說:「沒有,做戲本身是愛好和情懷,不能懷有目的去做,要不然最終沒達到預期就會特別失望,對創作也沒有好處。我覺得做一個劇最好的心態是享受整個過程,盡力滿足自己的藝術需求,然後靜待回饋,播的好再接再厲,播不好就繼續努力。」
《延禧》熱潮未減,網民正為番外篇和續集議論紛紛,于正說:「番外六集,續集沒有,但有姊妹篇。番外篇是瓔珞女兒和爾晴兒子的故事,謹言和聶遠繼續參與演出。而姊妹篇是另一個故事,但依然會用原班人馬,吳謹言女一號。」其實《延禧》番外篇早在去年十月已殺青,劇情着重在第二代的恩怨情仇,由二十三歲的王鶴潤出演昭華公主、二十三歲的王宇威飾演蒙古超勇親王「拉旺多爾濟」、二十四歲的王一哲則飾演爾晴的兒子「福康安」;昭華公主在劇中繼承了魏瓔珞的狠辣性格,並與福康安有發展出感情線、和弘晝的女兒是情敵。
另外,于正早前在微博上分享兩張魏瓔珞的姊姊魏瓔寧「阿滿」,哭倒在高貴妃懷中的劇照,但在劇情中沒有交代到兩者的關係,成為了《延禧》謎團之一,究竟高貴妃與「阿滿」之間有何關係?于正表示將會在《番外篇》中交代。

《延禧》番外篇,會解開高貴妃與魏瓔珞姊姊魏瓔寧「阿滿」之間的關係

《延禧》番外篇,會解開高貴妃與魏瓔珞姊姊魏瓔寧「阿滿」之間的關係

延禧攻略楊冪趙麗穎吳謹言袁姍姍于正佘詩曼高貴妃譚卓秦嵐富察皇后魏瓔珞許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