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是RubberBand文膽 6號拍劇不敢跟隊友共享


6號在ViuTV新劇《身後事務所》擔正演出,連帶主題曲《你會有一天學會面對》亦由其所屬樂隊RubberBand一手包辦。

6號在ViuTV新劇《身後事務所》擔正演出,連帶主題曲《你會有一天學會面對》亦由其所屬樂隊RubberBand一手包辦。

吳肇軒(左)憑《哪一天我們會飛》被觀眾認識,今次更與6號挑起大樑拍攝ViuTV新劇。

吳肇軒(左)憑《哪一天我們會飛》被觀眾認識,今次更與6號挑起大樑拍攝ViuTV新劇。

劇集《身後事務所》是一齣以死人為題材的另類生活小品,吳肇軒、楊偲泳及6號在劇中從事為客人處理身後事的工作,在執拾遺物時掀開不同的單元故事。

劇集《身後事務所》是一齣以死人為題材的另類生活小品,吳肇軒、楊偲泳及6號在劇中從事為客人處理身後事的工作,在執拾遺物時掀開不同的單元故事。

繆浩昌(6號)畢業於中大新聞與傳播系,之後加入港台任副導演,他有豐富的幕後經驗,不過說到幕前演出則是頭一回,「即將三十八歲的我,要演一個廿五歲的城市滑頭,隊友泥鯭演戲經驗多過我一百倍,他曾在港台拍劇飾演學生,將穿上校服的劇照發出來?組,自嘲是臨老扮學生,大家見到他的扮相都忍不住笑,我一直不敢將劇照發出來給大家看。今次是我第一次拍劇,除了在中學時期參加過劇社,之後便沒有演過戲,第一次做演員,拍攝了六十天,學到很多,我平日做幕後多,拍MV會叫演員想以什麼感覺來演繹,今次觀察到一個劇集是如何處理,試過做演員,將來做導演會更加懂得跟演員溝通。以前在港台做副導演,印象最深是拍《獅子山下》,站在陳奕迅林家棟身後試位,到現在做演員,身份轉變,有很多人照顧,化妝及梳頭,我有點不習慣的。」

RubberBand近期亦有為電影《逆流大叔》配樂,並且創作了主題曲《逆流之歌》及插曲《大叔情歌》。

RubberBand近期亦有為電影《逆流大叔》配樂,並且創作了主題曲《逆流之歌》及插曲《大叔情歌》。

成為樂隊主音,有機會跟唱片公司簽約,6號坦言,當初要辭去正職的確是經過多番掙扎,「○六年簽約金牌大風,○七年正式辭去工作,全身投入樂壇,我其實掙扎了很久,我是家中長子,都有點負擔,其他隊員都大我幾年,早出來工作,都有點積蓄。其實我一直有兼顧拍攝工作,入行首三、四年經濟比較吃力,樂隊的宣傳期一來,什麼freelance工作都不能接,家人比較傳統,最初都不是太清楚我是辭工去夾band,直至RubberBand拿到商台叱咤樂壇生力軍組合,在台上感言說隱瞞阿媽去夾band,自此家人好像明白我多了,話簽約唱片公司組樂隊,都是很虛浮的,傳統老人家想法,雖然你是有給家用,他們總是想子女生活安穩,爸爸八十歲,媽媽也七十了,身體又不太好,現在都會跟父母多點傾偈,跟他們說我正在跟誰拍MV,他們聽到會很開心。」

○八年RubberBand出了首張大碟《Apollo 18》,為紀念作品面世十年,四子在本月底舉行兩場演唱會。

○八年RubberBand出了首張大碟《Apollo 18》,為紀念作品面世十年,四子在本月底舉行兩場演唱會。

RubberBand九月廿六及廿七日在九展Star Hall舉行《RubberBand Hours 2018》演唱會,樂隊四子再度在台上合體,早前網上訂票在八分鐘內售罄,為他們打了一枝強心針,「十年前的九月份,我們的作品首次跟大家見面,所以揀了這個日子,紀念我們的歌曲進入社會十年的時光,十年有很多轉變,手機也轉了n代,香港社會亦有很多聲音掀起,對我們來說是別具意義,有一種超越興奮的期待,藉?這個音樂會跟一班好朋友相聚。」

6號與太太Tim Lui由大學時期開始拍拖,二人在公在私都一直互相扶持。

6號與太太Tim Lui由大學時期開始拍拖,二人在公在私都一直互相扶持。

 C RubberBand很多歌曲都由Tim Lui填詞,被視為隱形隊友的她,早前終於走到台上跟丈夫合唱。


 RubberBand很多歌曲都由Tim Lui填詞,被視為隱形隊友的她,早前終於走到台上跟丈夫合唱。

RubberBand有很多歌曲都是由6號的太太呂甜(Tim Lui)填詞,她更被視為隊中的隱形隊友及文膽,6號坦言感恩有個一路陪伴他追尋夢想的人在身邊,問到二人可有計劃生兒育女?「我跟太太是大學同學,相識至今近廿年,一直以來在工作上都合作無間,很開心有個明白我的人,估計我們不考慮生小朋友了,在香港地以我這種身世,再帶個生命來這個世界,自私點說,可能令自己很多理想都不能繼續去追,我妹妹有兩個小朋友,家人都接受了我的想法。」

RubberBand6號Tim L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