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婉曼專訪】黃婉曼由天氣女郎變麵包達人 邀前藍帶總監助陣


黃婉曼完成法國藍帶麵包課程,才驚覺麵包世界之大,最終開了一間麵包學校培育人才。

黃婉曼完成法國藍帶麵包課程,才驚覺麵包世界之大,最終開了一間麵包學校培育人才。

黃婉曼由電視台做記者、天氣女郎、節目主持、專欄作家,以至婚後為人母,一直不斷在人生中轉換不同的角色,她在三年前赴東京法國藍帶修讀麵包課程,回來後更開了一間麵包學校,當上老闆,「當時剛跟電視台約滿,想學一門終身受用的手藝,剛結婚有自己家庭,也想學做一些健康的麵包給家人吃,以前在香港吃麵包,也不懂原來可以用天然酵母,可以不下添加劑,而且有很多款式,麵包當中亦有很多故事,我覺得這門學問很有趣,很想帶回來香港,第一個想法是想開一間麵包店,當計劃想開的時候,發現香港懂得用天然酵母手工製麵包的師傅原來只有少數,可能是香港比較多工廠式製作,有些師傅可能做了十年,也不可以獨當一面由打麵至製成一個包,於是我就想開學校培訓人才。」

黃婉曼邀請法國藍帶廚藝學院的前技術總監Stephane Reinat來港授課,連陳凱琳亦是其學生。

黃婉曼邀請法國藍帶廚藝學院的前技術總監Stephane Reinat來港授課,連陳凱琳亦是其學生。

學校請來法國藍帶廚藝學院Le Cordon Bleu的前技術總監Stephane Reinat以小班形式授課,「他是我讀藍帶課程的技術總監,整個藍帶課程也是由他設計出來,於是邀請他來香港幫忙培訓人才,因為想學整麵包的人,未必人人都有幾個月時間,飛去外地幾個月,目前已經招了五屆學生,已經報名的學生亦排至明年年底。麵包其實是有生命的,它會因應當日天氣及濕度而有變化,作為師傅要很懂得跟它玩遊戲,有些師傅覺得這款包是焗十五分鐘,便一成不變,哪怕是焗燶了也不變,其實因應每次狀況也不同,甚至打麵時間,打多一、兩分鐘都要計算,而且當時酸種麵包在香港也是較新的東西,我亦希望可以推廣至普及。」

黃婉曼當初以為去日本學做麵包是很輕鬆的事,實情是每天朝九晚六全日制課程,少點精力及體力也不行。

黃婉曼當初以為去日本學做麵包是很輕鬆的事,實情是每天朝九晚六全日制課程,少點精力及體力也不行。

黃婉曼首次當老闆,她坦言創業過程中亦遇上很多困難與挑戰,「例如要買設備,買什麼牌子?什麼型號?都可以是海鮮價,裝修亦要控制好,因為裝修公司萬一遲交貨,每天都是租金支出,加上很大大小小的工具都要採購,十幾個員工,也要訂立考勤制度、福利及守則,原本覺得不存在的東西,到執行時就是要有,我試過在法國訂有機麵粉回來,船期兩個月,但原來收到貨後,已經過了期,這些都是交了學費,累積經驗回來,我亦有生產線製手工包,交貨給一些高級餐廳,細至包裝後的營養標籤都要處理。都有客人上門想買麵包,很遺憾現時沒有做零售,未能跟大家分享手工包,未來我的目標仍然是想開一間麵包店,我很想有個途徑可以跟大家分享,不過香港地舗租金高昂,開舖是要好好計劃的。」

黃婉曼麵包達人天氣女郎藍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