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安麗嫁女送珍藏龍牌 爸爸常霖法師授夫妻之道


「You by my side that’s how I see us…」廖安麗(Annie)到澳洲墨爾本,陪在女兒葉懿德(Adorna)身邊走向說「我願意」的路上,這首歌是八六年她和名攝影師葉青霖結婚,好朋友賈思樂為一對新人獻上《The Wedding》為祝賀,當年新娘子哭成淚人,往事歷歷在目,事隔三十二年大女兒出嫁,Annie邀請好友到場再獻唱,希望女兒像她當年一樣感受新婚的喜悅!

廖安麗澳洲喜做岳母,佩服為囡囡和女婿為來賓排練高難度舞蹈。

廖安麗澳洲喜做岳母,佩服為囡囡和女婿為來賓排練高難度舞蹈。

廖安麗提前到達墨爾本,為女兒籌備十月十三日的婚禮,她送給女兒的結婚禮物就是婚紗,「之前一直在想應該送什麼禮物給她,婚禮是西式不穿裙褂,送金器她不會戴也不喜歡,有想過送鑽石頸鏈,但女兒說最想我為她準備婚紗,我馬上聯絡各方好友,希望選一件最適合女兒的婚紗。」廖安麗以前投資婚紗店,對婚紗很有研究,女兒鬼妹仔性格不介意性感,做媽咪雖然尊重女兒的選擇,但卻擔心太性感。

結果她為女兒選的婚紗,是自己知的性感,但外人看不出,「婚紗的腰部、胸前用了很多透明喱士,不過立體裁剪加上設計獨特,她穿的時候知道很性感,但看上去並不暴露,高雅大方,來賓都讚新娘漂亮,她自己很滿意。」這次圈中朋友只有賈思樂出席,她表示圈中朋友太多,擔心請漏令大家不開心,梁碧玲的女兒是囡囡的好朋友,所以兩母女都有到賀,「當年賈思樂做我們的伴郎,我記得婚禮上他為我們唱《The Wedding》,我感動到哭個不停,那是我一生最難忘的一刻,我希望再重溫一次,也希望女兒可以感受我當年的喜悅。」

這首歌令Annie重溫舊夢,賈思樂透露演唱時Annie忍不住眼濕濕,能夠為兩代人的婚禮獻同一首祝歌,是非常有意義的事,當日的氣氛令人感動。這次婚禮令人意外的是,廖安麗已出家的丈夫葉青霖,法號釋常霖也專程飛到當地「送嫁」,廖安麗說:「一點也不奇怪,很多人以為出家就是躲在深山裏修行,其實他經常搞活動弘揚佛法,之前跟他學攝影的徒弟結婚,他也有出席道賀,自己女兒結婚,如果他不出席,囡囡肯定嬲佢一世。」

女兒婚禮後翌日,常霖法師在Facebook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為題,寫了一篇中英對照文章,分享夫妻之道,大意是婚姻的重點在過程不在結果,如果雙手執得太緊,很容易變成執着,假如其中一位先離世,另一位頓失所依難以獨自生活下去,所以夫妻相處貴在良好的溝通,才能白頭偕老。法師雖已出家,仍為新婚女兒送上祝福。

廖安麗的女兒和女婿的舞蹈給媽媽很大的驚喜。

廖安麗的女兒和女婿的舞蹈給媽媽很大的驚喜。

當日婚禮下午四時開始,之後是結婚派對,Annie挽着女兒步上紅地氈,喜氣洋洋非常開心,「帶她步上紅地氈充滿喜悅,但最感動是婚禮前囡囡和女婿跪地斟茶,兩個女兒從小習慣過年時跪地斟茶,我飲這杯茶非常感動,想不到女兒轉眼已經長大,小時候跪着向我斟茶像是不久前的事,現在她已經要進入人生另一個新階段。」她表示女兒生肖屬龍,小時候收到一式兩款的小金牌,一塊刻着「龍」字,另一塊就雕了一條龍,這份禮物她一直放在保險箱珍藏,打算女兒出嫁時作為禮物送給女兒和女婿,這次遠渡重洋帶到澳洲,「最有意思是女婿的名字叫何天龍,這兩塊金牌像為他們而打造,天作之合,希望他們永遠幸福。」

囡囡當日為來賓準備的節目也令她喜出望外,當地婚禮派對的習慣是由新人跳第一隻舞,之前女兒曾經問她的意見,又給一些舞蹈片段參考,當時她的第一個反應是簡簡單單就好,避免危險,不要跳太高難度的舞,怎知女兒準備的舞蹈,猶如專業舞蹈演員不單高難度,而且精采又悅目,最難得連不擅跳舞的女婿,苦練下和女兒配合得很有默契,「想不到囡囡這麼厲害,她說聽了我的意見,激發起鬥志決心要做到,向高難度挑戰特地拜師學藝,她只上了三堂課,靠自己苦練竟然有這樣的成果,我以前做藝人經常表演高難度動作,換作當年的我肯定做不到,囡囡青出於藍,我很佩服。」

廖安麗Annie葉懿德常霖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