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杜琪峯電影戲分全刪 袁富華獲金馬男配苦盡甘來


袁富華深知以往機會不多,是知名度關係,這是基於商業考慮因素。

袁富華深知以往機會不多,是知名度關係,這是基於商業考慮因素。

袁富華(Ben)的名字聽起來很陌生,但打從剛舉行的台灣金馬獎,他一擊即中,憑電影《翠絲》的「打鈴哥」奪得最佳男配角獎,令觀眾留下印象;甚至已有不少片約接洽,工作不斷。

袁富華憑《翠絲》奪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他在台上十分緊張,又因國語不太好,所以選擇以廣東話致謝。(圖片:金馬執委會)

袁富華憑《翠絲》奪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他在台上十分緊張,又因國語不太好,所以選擇以廣東話致謝。(圖片:金馬執委會)

袁富華是舞台劇界資深演員和導演,在這行業三十年,憑電影《翠絲》獲提名台灣金馬獎男配角一刻,Ben最初是不懂興奮,只想感謝身邊一班好朋友義務幫忙為他做助手和服裝指導,他眼紅紅說:「我最大得着是知道這件事不孤單,很多人愛惜我,是我積來的福。好像今次去金馬獎頒獎禮,我是一個新丁,本身國語又不好,小紅姐(惠英紅)是全程替我擔任翻譯,真的很感謝她。」

接演這個跨性別人士角色,袁富華是參照其啟蒙老師江毅的演繹方法。

接演這個跨性別人士角色,袁富華是參照其啟蒙老師江毅的演繹方法。

Ben在《翠絲》中飾演跨性別粵劇花旦,他坦言起初是猶豫,擔心演不好拖垮整個故事,「最難是培養女人心態,今次我參考了江毅叔演繹方法,他是我啟蒙老師,小時候我家裏環境不好,媽媽目不識丁,爸爸做苦力,但有一日媽媽竟帶我去利舞台看話劇,當時看見江毅叔演花旦,令我好深印象,到後來我拍電影《竊聽風雲2》碰上他,我跟他說一直有留意他在無綫的演出,其實我不是刻意模仿,可能是潛藏在心中。」

當年袁富華在電影《喜劇之王》中的經典對白,觀眾至今仍然記得。

當年袁富華在電影《喜劇之王》中的經典對白「我唔係外賣仔」,觀眾至今仍然記得。

Ben未獲金馬獎前,最為人熟悉是九九年電影《喜劇之王》中「你唔係外賣仔」一句經典對白,觀眾至今仍記得其聲線,只是不知其名,他坦言已習慣了,做到一個令人留意的角色已值得。他稱很喜歡導演杜琪峯,他沒有修讀戲劇,但會不斷求變,「杜琪峯經常找我拍戲,但我和他的緣份是拍了又剪了,好像電影《奪命金》和《黑社會》,拍完後整條線被刪了;有一次找我拍《文雀》,原本演四個文雀其中一人,怎知後來整個故事改動了;我拍《辣手回春》是有出街,但我是包實塊臉演傷者,我不覺得可惜,可能我性格樂天。好像獎項,如果常常追求個『果』就會不開心,我會享受拍戲過程的『因』。」

入行三十年,袁富華眼見後輩白只有好角色和機會,自己也會處於迷失期,一度懷疑自己能力。

入行三十年,袁富華眼見後輩白只有好角色和機會,自己也會處於迷失期,一度懷疑自己能力。

八八年六月開始演戲,只有中五程度的他,深信知識可改變命運,一一年他獲演藝學院破例讓他修讀藝術碩士(導演)課程,入行三十年,他說當然有迷失過,「我說沒有你也不信,眼見身邊朋友,好像同期的謝君豪,演到好角色,白只更加是後輩,又有機會,就會令我感到迷失,是否我做不到?演得不好?好像潘燦良,我認識他時,他仍未讀書,之後大家在不同劇團工作,後來愈來愈多人認識他,每個人有不同緣份,我們要先找『因』,為何想做演員?我本身性格是佛系,隨緣心態,夾到檔期就會拍,其實我都明白,每間公司也要考慮商業因素,可能有很多朋友知我演到又如何,老闆都會問誰來的?除非是一些沒負擔的戲,才夠膽找我演。」

化妝、髮型:黃德燕@SandyImage

 

袁富華惠英紅杜琪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