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盼盼不追討賠償 「我條命是別人從火堆救出來」


「我冇資格嗌痛,亦都冇資格嗌辛苦,因為我條命是別人冒着生命危險,從火堆中救出來,很多人比我傷得更重。」楊盼盼九月在馬來西亞拍當地賀歲片《大地回春》,煞科火燒戲時發生嚴重意外,三十多名臨時演員及工作人員被燒傷,盼盼站在最接近火場的前線,走避時摔倒在火海中,左臉及右手被嚴重燒傷。事隔兩個多月,盼盼已康復了。

盼盼姐被火燒傷後的手掌已經痊癒

盼盼姐被火燒傷後的手掌已經痊癒

眼前的楊盼盼已經完全康復,在自己創辦的「電影動作訓練‧創作室」接受訪問,右手手腕有燒傷後遺留下的痕迹,左邊臉頰只留下一小塊淡淡的疤痕,擦了粉底幾乎看不出來,外間最關注的賠償問題,盼盼姐堅決表示不會要求賠償,「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賠償問題,朋友、同行甚至家人都叫我要追討,但我已經決定不會要求賠償,因為電影公司規模有限,如果我帶頭追討賠償的話,這間公司可能會倒下來,難得這部戲已經安排了上映檔期,我自己也投資過電影,知道這行經營艱難,現在只希望影片能夠順利上映。」

意外後,盼盼姐曾問導演要不要補拍?因為該場戲是說戲中丈夫羅家英葬身火海,有一個夫妻面對生離死別時的大特寫,「我安慰導演大家都不想意外發生,我想把這部戲完完整整地拍好,雖然左邊臉受傷,但拍右邊臉還可以,但導演說夠了不用補拍,我知道如果補這個鏡頭會更好,但尊重導演的意思,不過心裏都有點遺憾,不知道是不是身歷其境,後來大家看這場戲時都忍不住哭了。」

意外發生後,很多行內人質疑,現場沒有聘用具專業知識的工作人員處理火燒場面,助燃應該用火水而不是電油,由於現場曾經落雨有很多水迹,易燃的電油順着水迹流到四處,一點火就蔓延到片場四周,據知盼盼姐在現場聞到電油味覺得不妥,但未能及時阻止,「對,這次我覺得自己最大問題是不夠『多事』,平時遇到動作或火燒場面,我都會要求用自己合作慣的班底,這次知道電影公司製作成本有限,而且不是動作片只是很輕鬆的戲,我怕被人嫌『多事』,沒有提出用自己的班底。」

盼盼姐傷癒後感恩身邊有很多支持者

盼盼姐傷癒後感恩身邊有很多支持者

盼盼姐在現場聞到電油味覺得嗆喉,曾經問工作人員為什麼有電油味?工作人員指趕時間馬上要開拍叫大家忍一忍,「拍這場火燒戲前,已經先拍了一批火燒的近鏡特寫,過程中工作人員都處理得很好,所以我也沒有太多懷疑,意外發生時是行內人稱為『攞命時間』,黎明時分準備天光的時候,拍了一晚通宵戲開始疲倦,警覺性下降,所以『攞命時間』真係講得冇錯。」她指工作人員做得最錯的地方,就是沒有在火燒範圍內,預先挖一條隔火渠避免火舌蔓延,加上當地有華人、有大馬人,可能語言溝通問題,負責放汽油彈的人,沒有將汽油彈放在準確位置,有些潑出來順着水迹四處流事先也沒有察覺,導致意外時火舌蔓延得很快。

一齊拍攝的臨時演員很多都是老人家,盼盼姐拍攝前已經提醒他們,如果火燒得太熱時,可以擰歪面不要後退以免撞到人,「火舌從我的腳下蔓延,因為腳被燒傷,一轉身已經摔倒在火裏,當時用右手撐起身,結果整隻手插進火堆裏,站在旁邊的演員本來已經走避,但他卻回來伸手拉我起身,如果沒有他,我肯定葬身火海,他因為救我被燒傷了,很多工作人員受傷,都是因為救現場的老人家,大家捨己為人奮不顧身,你說我還有什麼資格嗌痛?有什麼資格嗌辛苦?」

盼盼姐透露最痛是坐救護車去醫院的途中,右手已經被火燒熟,痛不欲生時突然想起唸經,神奇地唸經後感覺好過一點,去到醫院接受初步治療後,她發現右手因為被燒熟開始彎曲,「我要感謝多年的特技生涯,每個階段都有很多前輩傳授寶貴的經驗給我,當時我知道一定要讓手掌伸直,逼自己在痛到入心的情況下慢慢伸直五隻手指,看到燒熟後的手指在伸直時,不斷有水和血流出,那一刻完全靠意志力支持。」盼盼姐自豪地向我們展示伸展自如的手指,當初如果沒有這份意志力,現在她的手肯定已經報廢。

screen-shot-2018-12-01-at-3-10-52-pm馬來西亞演員王駿在戲中演盼盼姐的弟弟,全靠他出手相救才令盼盼姐脫離火海。

盼盼姐因為這次意外受了不少皮肉之苦,不過她卻認為得到的更多,「大家對我很關心,很久沒有見面的朋友都傳來信息,看到他們的留言令我很感動,其實我人生每一個階段,都得到很多前輩、同行的支持,所以我希望為有興趣入電影圈的年輕人創造更多機會,我記得已去世的何家聯先生曾經說過『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我可以給你機會,但不會為你鋪紅地毯』,現在我經常用這句話勉勵年輕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