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美選D.n.A》譚凱倫組寵物義工團


  • Helen一有時間仍會安排九歲的迷你牧羊犬Momo(右)及四歲的貴婦狗Mit Mit一起玩。

  • 前男友的家接收了兩隻由Helen撿回來的貓, Mit Mit亦視牠們為兄弟,不時會互相擁抱。

  • Mit Mit七個月大的時候,一臉稚氣。

  • Mit Mit其實是一頭四歲狗公,身為寵物美容師的主人經常都為牠悉心打扮,不過Mit Mit似乎對女性化的打扮,表現得有點無奈。

  • Mit Mit性格慢熱,很少在街上跟其他狗玩耍,不過跟曾經一起生活過的貓狗,縱使已分開在兩個地方生活,一見面又是老友鬼鬼。

  • Momo性格滋油淡定,連行步路都優雅過人。

  • Helen去年參加《美選D.n.A》,因為身上有五個紋身而備受注意,她表示不介意別人戴有色眼鏡來看自己的外表,更重視內在美。

譚凱倫(Helen)去年參加ViuTV選美節目《美選D.n.A》入行,雖然十強止步,但仍然獲得ViuTV給予不少工作機會,有份參與主持工作及拍劇。Helen本身非常喜歡貓狗,除了是寵物義工,亦是寵物美容師,她跟前男友同居時,各自都有養狗,人狗之間建立了深厚感情,二人在大半年前分手,由於已視對方的狗狗如子女,為了仍可探視對方的狗狗,大家亦非常理性,做到再見亦是朋友!

Helen帶同九歲的迷你牧羊犬Momo及四歲的貴婦狗Mit Mit一起做訪問,Momo是前男友的寵物,雖然跟男友已分手,不過人狗之間的感情仍密不可分,「Momo是前男友養的,Mit Mit是我養的,拍拖兼同居兩年多,無論人跟狗之間或狗跟狗之間都產生了感情,跟男友分手已經不止單純二人之間的事,因為大家都投入了很多感情給對方的狗。我跟男友分了手大半年,Mit Mit跟我搬回家,Momo就跟男友,雖然大家沒緣份做情侶,不過再見亦是朋友,我每個月都會去探Momo,繼續幫牠美容扮靚,Mit Mit跟Momo非常老友,每次見面都會很開心。」

很多寵物主人都會擔心毛孩在美容期間會遭粗暴對待, Helen為了可以給毛孩最好的照顧,甚至走去學寵物美容,成為合資格的美容師,「在網上看過很多寵物美容不愉快的故事,聽多了也很擔心自己的寵物去美容會遭什麼對待,所以就去學美容,最初都是學來為自己的狗美容而已,都算是學多一門手藝,曾經全職在寵物美容店工作,現在仍有兼職做寵物美容師及同時兼顧電視台拍攝工作,兩樣都是自己喜歡及有興趣的工作,我覺得很開心,我的性格很怕無所事事,最好就不停有工作,才感到活得很充實。」

為流浪貓接生

寵物的世界只有主人,Helen表示無論多忙,早晚都一定帶愛犬外出散步,「Mit Mit的性格比較慢熱,超級裙腳仔,出街會在我身邊寸步不離,不輕易跟新朋友玩,Momo是牠最好的朋友,有時去寵物店兼職上班,老闆不介意的會帶同Mit Mit一起上班,我都盡量帶牠一起,免得牠獨自在家感到無聊。我跟自己承諾過,無論點忙都要早晚帶牠出街散步,由於牠經常出街,衞生及杜蟲工作要更加注意,通常每星期都會幫牠沖涼,兩星期就幫牠修毛一次。至於Momo則是一隻狗女,加上年紀比較成熟,行步路都會滋油淡定。其實每隻寵物都有自己的性格,只要主人肯多花點時間,不會有寵物是沒得教或沒得救。」

Helen與一羣志同道合的朋友更組成義工團隊,經常四出拯救被遺棄的動物,「第一次執流浪動物是十五歲,當時見到街上一竇初生貓BB,我完全沒有照顧初生貓的經驗,都是上網找義工,他們在電話教我怎樣剪臍帶,一步一步跟指示做,慢慢鄰居又知道我有執貓狗,見到流浪動物,都會打給我。我跟寵物義工自發成立的流浪貓狗中轉站,平均每人每月要夾二、三千元經費,主要用作租地方及買食物,美容就由我負責。有些貓狗回來的時候情況頗惡劣,試過有一隻混種的貴婦狗,牠的毛髮已長得纏在一起,完全看不到牠的樣子,電剪都無法剪,花了五個小時用梳來解開結才可以落剪。狗狗經歷過長時間流浪,已經對人不信任,都會顯得非常害怕,甚至反抗咬至我的手流血。有時撿回來的寵物可能有好多健康問題,有些獸醫知道我們是義工都會給予折扣,我們希望這些被遺棄的寵物均可以找到一個最終的家。」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譚凱倫組寵物義工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