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有主見的星二代 Hilary想做普通人


  • Hilary對時裝很有興趣,曾做過styling,暑假後返美國繼續學業,最快要聖誕才返香港。

  • 上山獨力撫養Hilary,讓她有個快樂的童年。

  • Hilary細細個已是小美人,與公公合照。

  • 兩年前high school畢業。

  • 送給女兒生日禮物,就是深深一吻。

  • 家庭聚會,與表舅父張智霖及家人一齊晚飯。

  • Hilary與沈月和沈日皆是好朋友,她眼中的沈月當然也是很「索」的星二代。

上山詩鈉女兒Hilary被冠以「最索星二代」之名,甜美笑容最為煞食,每次放假返香港,皆有不少品牌已「預訂」她行show。

Hilary常常說「我唔知呀」,但她其實最清楚自己的路向,知道要如何走自己的路,對學業、工作甚至愛情亦很有主見。二十歲的小女孩,出生以來身邊uncle和auntie皆是粒粒巨星,身邊朋友很多也是星二代,走在街上常被偷拍,她坦言沒有感到自己有什麼特別,也希望工作上,做錯事會被人罵,「我想同普通人的待遇一樣。」

Hilary有個開通的媽咪上山詩鈉,二人無所不談,正因如此,Hilary交上什麼樣的男孩,在美國讀書時的行蹤,皆會有問必答。

Hilary在美國波士頓大學修讀PR & Marketing,還有兩年畢業,今個暑假,Hilary返港後在Fendi做了一個月的暑期工,幫手籌辦活動、做PR事、幕後工作甚至度橋,暫時還是對這個行業很有興趣,但還未決定兩年後會否加入這一行,「現在很多事情都轉得很快,兩年太長,未知將來會變成如何,所以未肯定到時還喜不喜歡做這行。不過,即使不適合,都不會再讀另一個degree,可以學多些,若果真的不喜歡,先工作一段時間,才考慮會否再讀。我不是那種不適合就讀過另一科的人,我想出來工作。」

女性要靠自己

 

Hilary由揀大學和選修科目皆由自己決定,她喜歡大城市,所以揀了波士頓大學,亦肯定畢業後會返港,除非當地有好工,才會留下來一試,但最愛的地方仍是香港。「媽咪沒有壓力給我,但我喜歡香港,這裏多機會,對香港人來講,那邊太relax,大家的想法又不同,很多地方同香港不一樣。」想不到鬼妹仔性格的她,會喜歡在唐人街用餐,會喜歡香港的生活。將來返港工作,以她星二代的身份,應該待遇會較好吧?「我不覺得自己有特別的優待,又不覺得自己是什麼特別的人,希望自己做錯事時也會被人罵,罵我才知我有錯,我才會做得更好,所以我想同普通人的待遇一樣。」不過,返到香港,她的行蹤會成為追訪對象,連帶身邊朋友亦被攝入鏡頭。Hilary笑一笑說:「我的身份沒有得改變,其實傳媒寫的未必是真,有時同朋友出街,他們都有自己屋企,被人影到,雖然沒有怪我,也沒有不再和我出街,但我會不好意思的。香港比較不開通,男仔和女仔出街就是拍拖,其實他們是我的朋友,是大學同學,來到香港想見識一下,他們是完全沒有機會的男仔,我們只是朋友。」對於擇偶,Hilary只要求對方要愛惜她,對自己家人好,心地善良,「對身邊人好的男仔,都不會好衰的。對方是什麼國籍都可以,搵到適合就一齊,不適合就算。」

自幼由母親獨力帶大,Hilary看到母親好的地方,把她視為好榜樣,Hilary說:「媽咪對朋友和家人都很好,做好自己。我細個時她管得嚴,現在去到美國,去哪裏、幾時返我都會交代,我不會飲到好醉,不會玩到太癲,亦一定會返屋企。只要媽咪問我,我一定答,不會隱瞞她。」以前,母親要她十一點前返到家,一定不可以在外留宿,做錯了還會體罰,不過都是打吓手仔,要她記好不要再犯。「不應該做的我都不會做,體罰都有,細細個時食飯不扶碗,她會打吓我隻手,說我沒禮貌。當時我覺得好慘,但到現在見到人這樣食飯,我會想幸好媽咪有教我,要尊重人。」

她眼中最索是誰

 

Hilary在美國讀書也會做些實習工作,一邊讀一邊做,不怕影響學業?「我把時間編排好,主力做marketing和推廣工作,雖然辛苦,但覺得好玩,可以做多點學多點。讀書成績都OK,不是科科A,但唔係差,媽咪都話盡了力就好。」很多人想繼續讀書,但Hilary卻很想工作,亦有了「打工很辛苦」的心理準備。「辛苦都要做,因為有很多東西學,現在沒有一份工是不辛苦的。我自己想工作,所以不會一直讀書,女仔都要靠自己,到了我們這一代,女人好勁,我同意做女人要自己支持自己的。會否學母親一樣做保險?若果到時有興趣都可以學,但現在未必想,我還不大清楚要如何做,每個人都有不同方法去做自己份工,可能適合媽咪,但未必適合我。」

外間以「最索星二代」來形容她,她聽後笑了,她笑言每次聽到都會笑,「我不覺得自己是這個title,其實我身邊的朋友都各有自己的靚,但我沒有特別留意她們有多索,或者覺得哪個好索。例如童童(竇靖童),我們由細玩到大,她最吸引的地方是性格和唱歌,但未試過用索來形容她。沈月?當然是索。」梁家輝女兒Chloe想入娛圈,Hilary有表舅父張智霖,有母親上山詩鈉,還有很多明星uncle和auntie,但對於會否入娛樂圈?她說:「不知自己有沒有興趣,很難講,要睇定啲。」看來,想工作的她,暫時還是最想做marketing。

 

■ 撰文:Adeline Lai/攝影:鍾漢平/場地:大官廳/服裝:DIOR

最索星二代Hilary上山詩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