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黃寶龍繼承爺爺做掌門 「少年方展博」書倉尋寶


  • 舊的書倉是爺爺居住的地方,早前書倉搬到九龍來,算是執好了,其實還有數百袋二手書還未拆袋,未見天日。

  • Sam對書倉內,每一格放着什麼書籍皆很熟悉,間中會換一批舊書到書局,讓客人尋寶。

  • 魯迅全集,Sam未完全看過。

  • 多年前出版的線裝書,間中有粉絲來尋找。

  • 漫畫書的創刊號最有炒價,Sam表示作為書局,這些鎮山之寶是不可缺少的。

  • 張國榮簽名的相冊,是非賣品,是書倉的珍藏品之一。

  • 書倉內有數百袋未開袋的舊書,早前又收了過千本回來,所以Sam會不定期捐書給各大機構,以免浪費書籍。

  • 爺爺會在舊倉居住,新的書倉同樣有休息室,但只是Sam歎杯咖啡小休的地方。

  • 為了吸引更多顧客,Sam提供租單車服務,還車時更可以在書局內挑選一本四十元的書本。

  • 《精神書局》創於一九五八年,當年以賣教科書為主。

  • Sam與爺爺的感情很好,這照片攝於四歲時。

  • Sam在《大時代》飾演少年方展博,問他現在可有買股票,他笑言幻想就有,每次買都損手,所以沒有興趣。

《精神書局》來到黃寶龍 Sam 接手,已經是第三代,能否傳到第四代?黃寶龍不太樂觀,只希望做多十年也好。

書倉內,Sam 面對數萬本書,由張國榮簽名相集,到《天下》創刊號、《二十四史》、舒淇和徐若瑄的寫真集皆有,書局是寶藏,書倉更是藏寶山,Sam經常埋首在書倉內,從數萬本書中尋寶。

黃寶龍 Sam 曾是童星,早前重播《大時代》,這位少年方展博才再度被發掘出來。Sam 與當時的一班童星朋友唐寧和張繼聰仍間中有聯絡,別人繼續在娛圈,他一早已退出,現在為爺爺創立的《精神書局》做第三代掌門人。

被迫愛上書

Sam 笑言自己不喜歡看書,卻因為掌舵後要為每本舊書定價錢,怎樣也要每本書翻閱一下,慢慢地,被書本吸引,更留下很多好書給自己。

精神書局在一九五八年創立,明年是創業六十年,能夠守到第三代已很了不起,至於會否傳給下一代,Sam 很淡然說:「其實數碼書很難完全取代實體書,但買實體書的人會愈來愈少,暫時我們都可以自負盈虧,但長遠來說是不樂觀的。所以能不能夠做到第四代,真的順其自然,希望這個書局做到十年就十年。」為了可以吸引更多書迷來書店尋寶,Sam 要不停動腦筋,早前在書局提供八十元一日租單車服務,希望吸引顧客以單車遊西環舊區,還車時更可以在書局內揀一本價值四十元的書帶走,效果不錯,吸引到一班平時少看書的青少年,「他們會很認真在書局內揀書,不是隨意拿一本走。」

Sam坦言做了書局掌舵人後很困身,每當有客人送書,他要遷就客人的收工時間,所以很多時要晚上收書;加上書局沒有電腦系統,找書和打價皆是儲存到他的人腦裏,想放一天假也難。「因為mark價要憑經驗,好難下放給同事做。以前試過用電腦做紀錄,但很多書號都錯,所以最後放棄了,如果要搵書,有出版社會易搵得多。」

書局的客人以街坊為主,Sam 希望書局可以接觸到更大層面,所以,晚上時分,Sam 會躲在書倉內,靜靜地構思新的主意。他計劃辦一個二手書apps,開網上書店。「書倉有過萬本書,其實還有三、四百袋是未拆出來的,舊書要慢慢賣,唔急得來。若果有了網上書店,舊書應該會去得快一點。」Sam 在書倉拿出很多珍貴舊書,翻閱當中的《二十四史》時,他笑說:「這些書不是我這種凡夫俗子睇得明的,還有那些甲骨文書籍、陳存仁的醫學書籍等等,間中都有人問,而且還有不少是外國人。其實每次收書,可能過千本收回來,只有二至三百本有二手市場,不過客人慷慨捐出來,我們都盡量收,書是用來讀的,不要浪費。」在書倉內有一個小小的休息室,是 Sam 讓眼睛小休的地方,自己不會在此過夜。「舊倉其實是爺爺居住的地方,他喜歡同書籍一齊睡覺,有屋企都不肯返。我不會的,夜了就回家。」為了搬倉和搬舖,早前有人找他客串拍戲,他都一一推卻,對娛樂圈已沒有什麼憧憬,「阿聰(張繼聰)都捱了很多年,到近年才出頭,所以際遇好緊要。」Sam 選擇安守本分,打好「第三代掌舵人」這份工。

 

■ 撰文:Adeline Lai/攝影:Samuel

大時代少年方展博黃寶龍精神書局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