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華專訪】患病隱瞞爺爺何鴻燊 乳癌三期曾想輕生
本地
2018.04.05
2253
何家華希望把自己患乳癌的經歷分享,讓大家知道身體檢查的重要性。她頸上的鑽石鏈,是化療期間妹妹親自設計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縱然乳癌是女性頭號殺手,仍然有很多女性一直未有做乳房檢查,以致發現患乳癌時,已經是第三、四期。

何鴻燊孫女何家華Faye育有一對兒女,在一六年三月驗出乳癌第三期,且開始擴散至淋巴位置;聽到醫生的診斷後,十數秒不懂反應,晚上就只懂哭。做了第一次化療後,處於抑鬱期的她更有一刻想過輕生,幸得護士把她從深谷扯回來,經歷半年化療、手術切除腫瘤及放射治療後,Faye重生了!

面對生死時刻,Faye坦言家人支持是最重要,只是沒有把病況告知爺爺,「我不想讓爺爺擔心,他老了。」

何家華Faye是何鴻燊大房的孫女,一直與世無爭只愛動物,育有一對可愛的兒女。

〇九年離婚後,一二年為了兒女讀書,一家移居英國,一三年底,開始感到腰骨疼痛,坐久了左腳就會劇痛難耐。一五年十一月,Faye決定做手術,可是腰骨痛醫好後不久,乳癌就來襲。

口味突變想食鳳爪

怎樣發現乳房有異樣?Faye笑一笑說:「有一日覺得乳房(用手摸一摸左胸近腋下位置)好癢,不是表面的癢,是內裏的癢,當我去抓時,感覺到入面有硬物。當時心想,家族沒有人患乳癌,應該沒事的,還遲了個多星期去睇醫生。抽了乳房和淋巴組織後,某一日醫院打來叫我早點回去見醫生,去到時還不知嚴重性。醫生告訴我,是cancer,而且已落到當中兩個淋巴位置,那十多秒的時間我完全不懂反應,還問醫生『吓?不是吧?』」醫生給她五分鐘消化整件事,Faye再問:「我會死嗎?」

Faye說,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是人生最低潮的日子,也是最難過的一關,她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但是如何告訴兒女?想到這裏就不停哭,不停問「為何是我」?當告知兒女自己患乳癌的事實後,女兒大哭,兒子亦很擔心地問她:「會不會死呢?」面對兒女,任何母親都會堅強起來,Faye亦不例外。「做媽咪的力量好大,給了我理由,我要打敗這個病,兩個小朋友就是我的推動力。」Faye說。

報告出爐,是乳癌第三期,腫瘤有七厘米大,癌細胞屬於惡型,「是我衰,一向沒有做檢查,不過很幸運,可能爸爸媽媽睇實我,令我痕癢,因而發覺得到。」四月八日開始做第一次化療,Faye知道會甩掉頭髮,她把頭髮剪短去迎接這一天。半年的化療療程,頭三個月最痛苦,Faye說:「要打兩隻毒性好強的藥入血管,真的好辛苦,我不希望有人會經歷那種痛苦。第一次化療後,我處於抑鬱狀態,明明很健康的,現在變成這樣,我不想再做了,不如死吧!幸好護士和醫生很有經驗,安慰我,把我拉返出來。」做完化療那個星期要待在家休息,要吃止嘔藥也要吃開胃藥,休息兩星期後,做第二次化療,頭髮已掉下大部分,去到後期化療階段,皮膚腫脤發黑,口腔亦長滿痱滋。「當初四姑姐(超雄)叫我返香港醫,我決定留英國醫,我已在英國最top的Royal Marsden醫治,醫生先幫我做化療,看看效果再決定下一步。幸好我沒有嘔吐,只是食不到蛋,卻奇怪地想食中國菜,最想食鳳爪,妹妹家文和姨母亦有來英國照顧我,她們幫我去買,妹妹還煮番茄牛肉飯給我吃。」護士給她生活小貼士,化療期間戒吃辣、太鹹和太熱的食物,因為化療後喪失味覺,太辣太熱會傷到喉嚨,太鹹則會長痱滋。

割了淋巴不再出汗

腫瘤經過化療後縮到只得三厘米,醫生認為不用割走左乳,只需要動手術切除腫瘤和周邊較大範圍的組織就夠。Faye坦言,很多女性都想保留乳房,她卻認為必要切除的話亦沒有所謂。至於淋巴,因為還有細微黑影,只好切走十個淋巴。手術後一個月再做放射治療一個月,直至聽到醫生說:「You are remission.」才真正放下心頭大石,有重生的感覺。

Faye檢查過乳癌不是因為遺傳而得來,估計可能是做過腰骨手術,加上長期擔心兒女學業才引致。醫生推論是與生活習慣有關,是人生遇上不幸運。「好公平,之前在澳門住,我有抽煙的,而且什麼垃圾也放入口。現在我要食五年藥,半年覆診一次,要改變飲食習慣,盡量買有機食物,不吃罐頭,每朝飲蔬果汁,即使飲牛奶,亦要買來自有機農場的牛奶。」

重生後,她還有很多要適應,她摸摸腋下笑說:「我現在沒有汗出,連止汗劑亦不需要。一做化療就沒有月經,提早更年期,初期很辛苦,會突然有股熱氣衝上來,一日四、 五次,現在懂得怎樣控制。現在兩邊乳房的size會有輕微分別,初初自信都差少少,不過早兩天扮靚靚去MGM開幕,很多人讚我靚,感覺就好得多了。」她希望有第二次活着的機會,可以多陪兒女和朋友,什麼事情也看開點,不再斤斤計較。

Faye多次重申,要戰勝癌魔必要有家人和朋友支持,不要收收埋埋自己承受,她亦在確診後迅速通知所有姑姐,大家也感到很愕然,唯一是沒有告訴爺爺何鴻燊呢。「我沒有告訴他,我不想他擔心,他老了。日前回去探他,他還問我為什麼把頭髮剪得這麼短,我說『是新形象呀!』」Faye以過來人講出心聲:「病人一定要保持開朗,家人要好支持,因為治療是好痛苦的事,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是自己搵來病,其他人不可以怪你。最緊要做身體檢查,經過今次,我的姑姐都會立刻去檢查了。」

 

Faye的抗癌路絕不孤單,妹妹家文(左)和朋友Sophie專程飛去英國探她,當時家華戴上假髮,腫得差點認不出來。
一六年四月,Faye剪短頭髮做第一次化療。
化療的最後階段,水腫和皮膚發黑,幸好指甲保得住,還可以貪靚塗指甲油。
一七年一月,所有療程做完,還是有點水腫的Faye,首次去髮型屋剪髮。她還笑言自己有點像四姑姐超雄。
有第二次活着的機會,何家華決定多陪兒女和朋友,兒女亦因母親患病而變得生性,女兒考到獎學金,兒子今年都應該考到,是送給她最好的禮物。

■ 撰文: Adeline Lai/攝影:Samuel/髮型、化妝:Sue Cheung (Hair Corner)/場地:安南餐廳

 

李佳芯 張衛健 黃智雯
人氣 TRENDING
鍾欣潼 李佳芯 張衛健 宋慧喬 Wanna One